澳门赌城官网 1

日前,教育部等五部委印发了《关于大力推进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意见全文如下:

蔡华伟绘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教育厅(教委)、编办、发展改革委、财政厅(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编办、发展改革委、财务局、人事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随着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教师队伍建设有了巨大进步。据介绍,2012年,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专任教师1462余万人,他们工作在53万所学校,支撑起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为我国实现从人口大国向人力资源大国的转变作出了巨大贡献。
  当然,还有不少难题:城乡差距比较大、农村教师留不住;作为破解校际失衡的重要措施之一,教师流动制度执行起来有困难;校舍、办公设备等硬件补充起来相对容易,但师资的培养却跟不上……在第二十九个教师节之际,我们推出系列报道“老师,您好吗”,关注教师生存状况、直面教育待解难题。首篇关注农村师资流失现象。
  敬爱的老师,节日快乐!
  ——开栏语
  乡镇及以下农村中小学本科以上学历教师增幅低于县城41个百分点;截至2011年底,中学一级和小学高级以上职称的教师比2006年减少了25.19%;有4个县的13个农村教学点分别只有1名教师,负责教授一到三年级学生的全部课程……这些数据,是山东省审计厅在日前举行的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义务教育法执法检查会议上透露的。其折射出的,是农村优质师资向城镇学校流动、教育资源日益失衡的严峻现实。
  不仅如此,农村教师队伍建设还存在更多问题,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任重道远。承载着农村儿童成长希望的农村教师队伍,怎样才能稳定下来?为此,记者近日走访了山东省惠民县的部分农村学校。
  年纪大
  惠民县一半以上的农村小学教师超过40岁
  今年56岁的崔连民,是惠民县姜楼镇崔寨小学的一名普通教师。从1977年拿起教鞭,他经历了从民办教师到公办教师的身份转换,也见证了合校并点的进程,在三尺讲台一站就是36年。
  “现在还带着一个60人的班,既教语文课又当班主任,跟年轻教师的工作量差不多。”崔连民坦言,自己有时会感到力不从心。“这么大年纪,一是知识层次达不到,二是也有点耳聋眼花了,影响教学质量。”
  不过,像崔连民这样的老教师,目前在崔寨小学仍然是绝对“主力”。全校总共26名教职工,平均年龄达到了46岁,40岁以下的仅有3人。
  类似情况,在惠民县的农村小学极为普遍。县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县农村小学教师中男45岁、女40岁以上的有1254人;男35—45岁、女30—40岁有684人;男35岁、女30岁以下的有518人。也就是说,3个年龄段的比例为5∶3∶2,教师队伍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
  孙武街道第二小学校长李申民此前在大孙小学当校长,当时全校最年轻的教师也已经35岁左右。“老教师的年龄一天天增加,但年轻教师的数量却不增;几乎年年都有退休的,但未必每年会有新来的。”李申民说。
  尽管如此,农村中小学教师的任务却在不断加重。近年来,随着素质教育的开展,各学校基本上都开设了包括英语、音体美在内的十几门课程。与此同时,代课教师已逐渐退出农村教育一线,客观上也给各学校的日常教学带来了一定压力。
  “师资不足,尤其是专业师资缺乏,但课还得开,只能教师兼课或压缩课时。”姜楼镇教委副主任朱安星说。
  编制缺
  因病离岗的老教师退不出去,导致在岗教师少却无法招录新人
  今年,孙武街道报送了20多个农村中小学教师招录计划,但最终分配下来的人员仅有3人。其中,2名为初中教师,1名为小学教师。在姜楼镇,去年和今年分配来的3名教师全部为幼儿教师,义务教育阶段没有增加1人。
  “政策受到财政制约,编制成了大麻烦,老教师退不出去,新人就进不来。”在采访中,很多受访者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按照政策,各学校的教师数量依照学生数量按比例核定。但现实问题是,一些教师因年龄偏大、身体状况较差等原因离岗,导致了在岗教师少却又无法招录新教师的尴尬。部分学校甚至出现了编制上有80多人,但实际只有50多人在岗的现象。
  李申民表示,由此带来的还有教师职称晋升上的问题。“以前农村小学教师想评小学高级职称,机会比城里教师少,一般要到45岁左右才能实现。现在名额卡到了每一个学校,机会的确是多了,但问题是即便达到了评定标准,也只能等老教师退休之后才能评聘。”
  截至目前,惠民县还有235名待聘中、高级职称的教师(高级63人,中级172人),小学中级未聘人员达到106人。按照新的岗位设置,全县各学校中、高级教师职称聘任数基本达到各学段应聘最高比例数限额,仅有个别中小学校尚有较少部分中、高级教师缺额。
  与此同时,农村优质师资还面临着种种诱惑。前些年,由于很多城市学校扩大规模,部分民办学校重金招揽,一些农村学校骨干教师向城市流动的问题严重。
  “走的多是年轻教师,应该说每年都有吧,而且很多是因为生活不便。”朱安星粗略算了一下,今年姜楼镇就有3名教师离开。
  “城里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肯定都比农村要好,配套设施、培训进修等很多细节上都没法比。”28岁的李宁2010年来到崔寨小学,平时没少跟在城里教学的同学、朋友交流。
  前景黯
  职称评定标准、职称晋升和工资分配等,没有向农村教师倾斜
  就在不久前,39岁的信景华被调到高官小学担任校长。此前,她在城里的孙武街道中心小学担任教务主任。这也是今年孙武街道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目的是为提升农村学校的教学管理水平。
  “对大多数人来说,能留在城里肯定不愿到农村,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条件的改善和政策的倾斜。”在信景华看来,至少要先解决偏远地区教师的班车问题。“再就是职称晋升,工作条件差可以忍受,但前景不明朗,积极性就上不去。”
  山东省审计厅副厅长姜芳在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义务教育法执法检查会议上表示,现行的职称评定标准、职称晋升和工资分配等方面,没有体现出对村小和教学点及条件艰苦地区教师的倾斜,从而导致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不稳,加剧了农村中小学教学水平的失衡,也助推了农村中小学校的过度、过快撤并。
  目前,山东省教育厅、人社厅等4部门已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提出将有组织、有计划地安排城镇学校教师到农村中小学任教,实行城乡学校间教师定期轮岗支教。中小学教师评审高级教师职称和竞聘高级教师岗位,须在近5年内有在农村中小学从事教育教学工作1年以上的经历。各市、县(市)区在核定义务教育学校绩效工资总量时,对农村学校适当倾斜。
  针对部分农村中小学教师知识老化问题,山东还将以县为单位,按不超过农村中小学教师编制总量5%的比例核定部分教师“机动编制”,用于补充农村急需的学科教师。
  “城乡教育的均衡,首要的是实现城乡教师队伍的均衡。”专家认为,政策层面应当打破教师的城乡编制固化壁垒,实现教师由县域教育部门统一配置、统一待遇,让城乡教师资源在一个大系统内有序流动。

发展农村义务教育,办好农村学校,关键在教师。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国务院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国发〔2012〕
41号),加快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建立城乡一体化义务教育发展机制,从根本上解决农村教育发展的突出问题,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现提出如下意见。

一、扎实推进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各地要把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摆在重中之重的战略地位,分步扎实推进,为农村教育的改革发展提供坚强有力的师资保障。探索建立严格准入、能进能出的教师管理新机制,教师地位待遇显著提升,优秀师资来源充足,补充渠道畅通,岗位交流制度化,结构不断优化,专业水平明显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到2020年,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准入严格、管理规范、保障有力的农村教师队伍建设长效机制,造就一支师德高尚、数量充足、配置均衡、城乡一体、结构合理、乐教善教、稳定而充满活力的高素质农村教师队伍。

二、探索建立农村义务教育教师补充新机制。继续实施并逐步完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大力推进各省(区、市)实施地方特岗计划,探索建立吸引高校毕业生到村小、教学点任教的新机制。全面实行新进教师公开招聘制度,加强省级统筹,规范招聘程序和条件,逐步建立农村教师补充新机制。全面实施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严把农村教师入口关,严禁未取得教师资格的人员进入教师队伍。

三、编制配备切实保证农村学校师资需求。逐步实行城乡统一的中小学编制标准,对农村边远地区实行倾斜政策。落实国家有关文件规定,对寄宿制中小学、乡镇中心学校、民族地区双语教学学校、村小及教学点、山区湖区海岛牧区学校等实施特殊师资配备政策。按照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要求,补足配齐农村音体美、英语、信息技术、科学课程等紧缺学科教师以及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同一县域内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可以互补余缺,县级教育行政部门统筹使用本地区中小学教职工编制。严禁任何部门和单位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占用或变相占用农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