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们称为“汉语四六级考试”的汉语综合应用能力水平测试,于2011年年底在北京、上海、江苏、云南、内蒙古和天津等试点地区开考,并从今年起推广到全国范围。

近日,随着“汉字听写”等电视节目的走红,提笔忘字、汉字书写能力退化、网络语言冲击汉字规范使用等说法再次引发国人热议。

  用考试的方式,能否改变当下社会的汉语应用现状?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新浪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1770人参加),58.2%的受访者关注汉语综合应用能力水平测试。仅26.2%的人认为用汉语能力测试的方式能改善汉语应用现状,42.1%的人认为不能,31.7%的人表示“不好说”。受访者中,
70后占29.4%,80后占42.6%,90后占10.9%。

现象:语文应用能力水平偏低

  当下中国存在“汉语危机”吗

“现在很多大学生不会写论文,教师在指导学生毕业论文时,很多精力花在帮助大学生修改错别字、病句、标点符号乱用等问题上。”语言文字专家、安徽大学[微博]党委书记黄德宽说,“许多青年教师不会板书,上课一切依赖多媒体,学生也不适应没有多媒体的课堂。”

  调查中,83.6%的人认为现在人们的汉语应用水平下降,其中45.0%的人表示“下降很多”。

绍兴文理学院[微博]副教授屠国平2012年组织的一份针对浙江省16所高校2000名大一新生的调查问卷显示,目前中学生的汉语文字能力实际水平偏低,书面表达能力得分在60分以上的占54.2%,80分以上的只占4.4%,平均分只有58.3分。

  广州现代信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教师杨国华,从事大学语文教学已有10年。他感觉,从整体上说,学生的汉语应用水平比起10年前要差了,甚至有老师觉得是一届不如一届,这让他们感到很痛心。

“学生语文应用能力偏低,除了表现在错字连篇、语句不通、口语表达不清楚外,还造成学生的感受力下降,表现为对外界麻木,对亲情淡漠。”著名语言文字专家、北师大[微博]文学院教授王宁说,她给大一学生讲“大学语文”课时,曾讲过10首生离死别的诗词,并以“生离死别”为题让学生写短文,结果发现有真情实感的文章不到三成,70%的文章是硬挤出来的。

  杨国华发现,很多学生逻辑性很差,写文章时错别字很多,语句都说不通顺。一部分学生在应用文写作上几乎是空白,连个通知、请假条都写不好。杨国华曾在课堂上教同学们写毛笔字,他发现,很多学生连毛笔都不会拿,更别说欣赏草书、行书了。

“现在的学生多愁善感的少了,生离没有怀念,死别没有悲哀,丧事没有眼泪,他们会因丢失了某种利益而哭,却少有人为自己的亲友离去而哭。”王宁认为,这与现代人太过功利性有关,一个健全的人不应仅有知识、技能,还要有健康的心理,要有感受力、体验力,“缺乏感受力的人会逐渐钝化,对外界麻木,对亲情漠视”。

  常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孙姗,正在写关于“中国特色词汇翻译”的毕业论文。她感觉很多汉语特色词汇正在消失。比如,一项关于输入法软件的统计发现,人们经常用的词汇就是靠前的那几个,呈现越来越集中的趋势,这也反映出人们实际应用的词汇在减少。

王宁认为,如今人们的社会压力大,追求娱乐化,拿汉字、民族语言开玩笑,对民族语言文字缺乏敬畏,什么“食全食美”、“随心所浴”等调侃式用词随处可见。中国传统文化讲究“敬惜字纸”,现在还有几人能这样做?这种环境不利于培养学生对汉字、对民族语言的热爱与尊敬。

  80后大学生毛毛说,电脑似乎让自己进入一种温水青蛙的状态,汉字知识像被橡皮擦擦掉一样,越来越模糊了。“我以前能写一手很漂亮的钢笔字,但现在都有点儿提笔忘字的感觉了!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如果汉字都记不准确了,还怎么理解其中的深刻含义?”

原因:母语应用陷入危机

  当下汉语使用存在什么样的问题?调查中,72.9%的人表示电脑时代导致汉字书写能力下降;67.0%的人表示网络语言活跃,汉语出现碎片化与不规范化;67.7%的人认为,人们不重视汉语,存在“外语热,母语冷”现象;57.1%的人认为传统文化传承出现断裂,汉语表达日益粗鄙化。

如今,现代人的工作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电脑,与文字打交道的事情几乎都可以由电脑、手机替代,人们动笔写字的机会越来越少,提笔忘字现象时常发生。
2013年零点指标数据针对北京、上海、广州等12个城市的“中国人书法”系列调查显示,94.1%的受访者都曾遇到提笔忘字情形,其中26.8%的人经常出现提笔忘字情况。

  南京市一名中学语文教师告诉记者,如今很多孩子缺少对民族文化的认同和热爱。在当前应试教育体制下,孩子被迫利用一切课外时间补习数理化英等学科,极大地挤压了孩子的生活时间,孩子基本没有时间读课外书籍。这导致他们的语言表达非常枯燥,没有活力,缺少对生活的观察和理解。老师在讲课时,也只能传授一些解题的技巧。因为即使学生理解得再好,不符合命题者意图,也很难拿到高分。“这是困惑我们语文老师的一个最主要的问题。”

“但是不能简单把书写退化现象完全归因于电脑的使用。”王宁认为,汉字书写问题与计算机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写字问题实质上反映的是国人对文化的淡漠、精神的缺失,近年来人们对物质诉求过高,而忽略了精神上的追求。读书的人越来越少,阅读量的减少带来了识字量的下降及提笔忘字几率的增加。

  调查中,57.7%的人认为汉语教育应试色彩明显,无法彰显汉语的美感。60.9%的人认为当下中国存在“汉语危机”。

据屠国平组织的“中学语文能力教学状况调查问卷”显示,有52.25%的大学生对中学语文教学内容“不太满意”
或“不满意”,61.28%对中学语文教学方式“不太满意”或“不满意”,28.26%认为中学阶段对语言文字应用能力培养方面“不太重视”甚至“很不重视”;只有9%的中学语文教师经常在课堂上抽查学生朗读课文;大多数学生每天用于学习语文的时间只有1至2小时,不太喜欢或不喜欢上语文课的学生比例竟高达38.91%。

  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万建中看来,汉语不存在什么危机。“汉语水平怎么能说是下降呢?我们祖祖辈辈都是用汉语交流,以后也会是这样。不管是书写还是口头表达,汉语都不存在危机的问题。即便是现在运用计算机进行书写,出现了网络语言,那也是丰富了汉语语汇,没有影响汉语的正常发展。当然,由于使用电脑,一些人用笔书写能力可能会下降,但据此也不能判定汉语水平就下降了。电脑书写大大提升了书写速度和书写质量。”

“为什么许多学生不喜欢语文课,中学语文教学应该反思。”黄德宽认为,现在的语文教学方式过于模式化,强调标准答案,比如阅读理解只能某个答案是正确的。其实文章阅读应该见仁见智,这种模式化教学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和阅读兴趣。“现在大学教授做不来中学语文试卷,作家的文学作品也常遭到语文老师‘用词不规范’的批评。”

  他表示,关于汉语的危机,并不是普通话的危机,而是另外两个危机:一是方言的危机。万建中在上世纪80年代初到北京时,经常听到“劳驾”、“借光”、“盖帽儿”之类的词,现在几乎听不到了,很多原先挂在人们口头上的方言都消失了。“文化的多样性首先是语言的多样性,多元的文化才是可持续的。”

“社会用字环境混乱,尤其是新媒体用字不规范也应引起重视。”黄德宽认为,新媒体正逐渐演变成为公共媒体,其中用字不规范现象比比皆是,简、繁、日、韩等字搅在一起,“网言网语”让人看不懂。

  还有一个是古汉语的流失。万建中认为,年轻人的古汉语使用和阅读能力在普遍下降。中国传统文化都是由古汉语承载的,古汉语阅读能力下降会导致不能阅读原典,会对理解传统文化造成很大的影响。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不可能只是专业人士去阅读。“一个不看原典和经典的民族,整体文化素质能提高吗?”

王宁认为,“汉字危机”的说法不准确。汉字已经有了电脑输入法,地球人都在使用,不会出现危机,是母语应用或者母语的健康发展出现了危机,是全民学外语对汉语带来了冲击。“我们把‘国际化’变成了‘全民国际化’,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把外语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

  82%的人认为学好汉语可以更好地传承民族文化

对策:拯救母语需要社会合力

  调查中,85.3%的人表示,有必要提高人们的汉语能力。82.0%的人表示提高汉语能力可以更好地传承民族文化;77.3%的人表示可以增加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72.1%的人表示会增强中华文化的影响力;53.2%的人认为可以锻炼思维方式;26.1%的人表示可以去教外国人汉语。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是民族智慧的结晶,其含蓄的表达拓展了民族的价值取向、生存智慧。”中国传媒大学[微博]播音主持艺术学院院长鲁景超认为,语文教学应该是听说读写并重,而现实中,语文教学已经偏离了应有的轨道,陷入了枯燥的知识累积,课文中生动鲜活的语言文字被肢解成了一个个考点、一道道训练题,填平了学生联想与想象的空间,削减了文本阅读带给人的抚慰和乐趣。

  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黄传会,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汉语出现的问题是社会大环境的问题。他前不久参加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一个研讨会,在会上他讲到,对于书法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用了电脑以后都不用书写工具了,还谈什么书法?

鲁景超认为,应引导语文教学向中华民族深厚、悠久的文化回归,向汉语庄重、含蓄、质朴、规范、严整的美感回归。应在提倡全民阅读的基础上,倡导全民朗读。“朗读能提升人的感受力,它讲究眼到、心到、嘴到,没有观察、没有感悟是读不出真情实感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