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谁的方案好,谁的效益大,就由谁来用资金 本报记者 刘泰山
僧多粥少,公共财政管理这对矛盾,在转型期广东更加突出。
经济大省,也是人口大…

  韶关是生态脆弱区,怎样把生态环保和园区生态保护协调起来?如何借鉴珠三角经验,形成节地生产方式?怎样把人力资源转移出来?面对15位专家轮番“轰炸”的提问,韶关市市长郑振涛从容应答。

    谁的方案好,谁的效益大,就由谁来用资金

他的回答,决定着韶关能否获得5亿元财政扶持。

    本报记者 刘泰山

近日,广东省财政厅举行“广东省2008年产业转移竞争性扶持资金专家评审会”。

    “僧多粥少”,公共财政管理这对矛盾,在“转型期”广东更加突出。

据悉,这是国内首次尝试以竞争方式分配财政扶持资金的做法。

   
经济大省,也是人口大省。经济总量全国第一,人均财政支出仅排全国19位。全省近八成县(市)缺少基本财力保障,缺口全国最大,制约了科学发展进程。

今年3月,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广东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提出,要对粤东、粤西、粤北欠发达区域的发展实施重点突破战略,建议“省里一年拿一定数量的扶持资金,面向粤东、粤西、粤北各市招标,谁的方案好,谁的效益大,就由谁来用这笔资金”。

   
“集中财力办大事。谁的方案好,谁的效益大,就由谁来用这笔资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亲自“点题”。

随后,广东省制定出台了关于“双转移”的决定,设立省财政产业转移竞争性扶持资金,2008年到2012年每年安排15亿元,采用招投标的竞争性方式,择优扶持欠发达地区示范性产业转移园区建设。

   
经过3年实践,公开竞争、绩效优先、集中使用、科学理财,成为广东省财政专项资金分配新模式。

围绕这15亿元的“肥肉”,梅州、肇庆、河源、阳江、潮州、韶关6个欠发达的地级市,进行了一场公开的“争夺赛”。

   
迄今,广东有87个财政专项竞争分配,涉及资金150多亿元。佛山、梅州、惠州、东莞、湛江等5市本级及下辖区县财政资金,43项被列为竞争性分配改革试点。

“赛前”,评审团的15位专家受到了严密的“保护”,连通讯设备都暂交会议会务组保管。他们分别是来自环境保护、经济增长、财税金融、发展规划、区域经济等方面的专家,而6个城市派出的是以市长为首的,包括财政、经贸、环保等部门“一把手”为后盾的团队。

    “特惠,也讲效益”

对于专家们提出的“刁钻”问题,市长们将一一给予专业的回应,问题涉及环保、劳动力转移、园区融资渠道、资金配套、土地供应保证、产业布局等。

    长期以来,财政专项分配重投入、轻绩效,公共资源配置效率不高。

按照摇号抽签,梅州市市长李嘉首先出场,10分钟的演讲完全脱稿,各种经济数据脱口而出。他胸有成竹地说,梅州产业园区有最具实力的合作伙伴——广州是梅州产业转移园对口扶持单位,梅州产业转移园区也是广州市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共建产业园;梅州将举全市之力打造这个产业示范园区。最终,梅州市以90.21分获得全场最高分。

   
相对于省财政分配大盘子,财政专项资金比重不大。但是,管得不妥、分得不公、用得不好,专项资金很可能成了“唐僧肉”。公共财政打了“水漂儿”,还养出一批等、靠、要的懒人。

“如何防止产业转移对当地环境带来污染?”这几乎是专家们对产业转移后遗留问题的首要顾虑。“我们在重点项目上确立了环保一票否决制度。”河源市市长刘小华回答,他们非常清醒地看到,河源是广东经济总量最小的地级市,但同时又是广东重要的生态屏障,不承接产业转移,河源没有出路,但是如果因此污染了环境,就是一条死路。

   
广东酝酿再三,开出“药方”——“竞争分配”。广东提出“两权不变、绩效优先、分类处理”,即不改变省级主管部门的参与分配权和管理权,以绩效目标为重要标准,不同类型专项采取不同招标方式。

“要让5亿元效益放大60倍。”肇庆市副市长郭峰心中早有计划。他说,肇庆要有效放大扶持资金的规模,5亿元中的两个亿投入园区基础设施建设,3个亿通过金融机构融资,按照目前银行的贷款规定,可以贷出30个亿。而这笔资金的间接放大效应包括土地增值产生的放大效应和招商引资的效应,预计2012年园区工业总产值可达500亿元,2020年可达1200亿元。

   
“财政专项针对性强、选择性大、金额有限,必须有重点、讲质量、看效益。”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曾志权说。

经过投影演示(5分钟)、公开演讲(10分钟)、现场答辩(35分钟)和总结性陈述(3分钟)4个限时环节,梅州、肇庆和河源3个城市最终胜出,为各自辖区内产业转移园区的建设和发展“抢”到了丰厚的资金支持。

   
2008年4月,广东率先启动财政专项分配改革。随后,以“省产业转移扶持专项资金”为试点,分5批招投标,竞争安排75亿元专项资金,择优扶持欠发达地区,建设示范性产业转移园。

评审团代表、广东省发改委产业发展研究院秘书长孔云龙指出,这3个候选园区的共同特点是“思路清晰,规划科学,措施得力”,他们都具备很好的基础措施条件,产业特征明显,主导产业突出,能够很好带动当地产业发展。此外,3个城市还充分重视环保,采取了很多措施来保证产业转移中不产生新污染。

   
产业转移扶持资金带动地方政府、社会资金滚动投入2000多亿元。迄今,全省35个产业转移工业园,累计创造产值5000多亿元。预计今年将实现产值3000亿元,税收超过130亿元,分别是2007年的46倍和25倍。

这场财政资金“争夺赛”,让欠发达城市信心倍增,一些在审核阶段落选的市,现在已开始积极备战明年的资金竞争。广东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黎旭东说:“财政专项扶持资金强调竞争性分配,就是要改变欠发达地区‘平均分配’的观念,形成你追我赶的机制。”

澳门赌城官网,   
“这些园区工业增加值作为一个整体,在广东21个地市可排第十位,相当于3年创造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工业城市。”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林位超说。

“这种方式实行之后,对财政厅的领导来说,意味着分配权力在削弱。但财政厅的目标就是让资金使用得更好。”广东省财政厅厅长刘昆说,这种分配方式保证了程序的公正,让资金发挥更大的效力,财政的影响力“只会更大,不会更小”。

   
“省挖潜改造专项资金”等共87个项目,相继放弃常规式分配,引入竞争性机制。

    “相马,更要赛马”

   
广东提出,规范程序,“阳光分配”。封闭审批转向公开竞争,粗放分配转向精确管理。

    前期审核,抓“三点”——特点、重点、难点。

   
以前,“农村贫困户危房改造专项资金”只考虑盖房,没改善环境。农民不满意:“建了新屋,无路可走。”如今,引入竞争机制,划出6大标准。建新房,同时建设新农村。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