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后墓为腰鼓形砖室墓,由主墓室、东西耳室、甬道、墓道五部分组成,出土了玉器、铜器、铁器、陶瓷器、木漆器等200余件(套)。其中,成套编钟16件、编磬20件,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出土的隋唐时期编钟编磬实物,填补了中国音乐考古史上的一项空白。

  曹庄隋炀帝墓得到权威专家确定后,出现了一些质疑声:帝王墓规模怎么这么小?按照封建制度,隋炀帝墓中应该为金匮玉册,怎么会有墓志铭?而且此前,扬州一直就有一个清代大学士阮元考证并修缮的隋炀帝陵,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是当地的热门景点。那么,此次断定曹庄隋唐墓葬为隋炀帝墓有何“铁证”?记者探访曹庄,解开隋炀帝墓“身世”之谜。

去年11月,中国考古学会在扬召开新闻发布会,权威考古专家在会上还公布了墓内发掘的部分人骨遗骸,经南京大学体质人类学专家鉴定为大于56岁、身高约1.5米的女性遗骸的消息。

  除墓志铭外还有哪些证据?

自隋炀帝、萧后合葬墓发掘以来,考古研究工作一直持续至今。“现场传统的清理手法,会在考古过程中遗漏不少信息,所以,我们希望借助社科院的高新尖技术,将文物信息最大化提取。”据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介绍,6月27日,我们特邀社科院专家赴现场指导,将漆棺和人体遗骸进行整体套箱运送,次日凌晨安全抵京。

  除了墓志,在一号墓中出土的还有两组高等级文物,一是十三环金镶玉蹀躞带,堪称稀世珍宝。据记载,唐代蹀躞带上的带板,有玉、犀、金、银、铜、铁等多种质地,分别代表不同等级,玉带属于最高等级。“此前,这样高规制的玉带只在北周武帝孝陵里出土过一件,可是那件是铜的,这件是金的。”隋炀帝墓考古发掘领队、扬州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介绍。考古专家表示,这种规制的腰带肯定是帝王所用,基本能确定是隋炀帝的腰带。另一组文物是四件铜铺首,相传铺首是龙的九子之一,警惕性极高,所以古人用来装饰大门,还有类似门把手的作用。这次出土的鎏金铜铺首,直径达26厘米,和大明宫出土的铜铺首达到同一规格。

束家平说,下一阶段,我们会陆续将文物搬回实验室,进行精细化考古研究,收集更多更全的信息,从而达到文物最佳保护目的。

  一号墓的后期发掘中,在墓室中还找到了两颗牙齿,一颗是上颌第三臼齿,一颗是下颌第二臼齿。通过体质人类学的鉴定,它们属于同一个体,从磨耗程度来看,可以确定牙齿的主人在50岁左右。这与史书上记载隋炀帝死亡的年龄是一致的。

 “近期,墓中出土的凤冠也将被送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复原,当地已有凤冠提取研究的成功经验。不日,萧后凤冠原貌也将重现。”束家平表示。(来源:扬州日报)

  曹庄为何定为最后安葬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