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路亚马逊:打开潘多拉魔盒 道路建设引发森林变化造成潜在全球性后果

图片 1

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在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道路扩张浪潮。这是生态学的浩劫,却一次又一次地上演。

文章来源丨中国新闻周刊

图片 2

8月24日,在巴西亚马孙州博卡-杜阿克里,亚马孙雨林大火持续。图/中新短视频

洋际高速公路刺激了秘鲁亚马逊地区的森林采伐。

一向默默为地球调节温度、产生氧气的亚马孙热带雨林,突然之间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推特标签#PrayForTheAmazon两天内聚集了超过30万条信息,“亚马孙雨林已经燃烧3周,我们竟一无所知”“地球之肺野火浩劫”之类的标题撩拨着人们紧张的神经。

在秘鲁亚马逊地区新铺设的公路旁,一个绿白相间的牌子上写着建议游客保护周围生态系统的字句:“让我们保护环境,让我们保护森林。”但在马德雷德迪奥斯,这个呼吁来得太晚了。在铺设道路的几年前,高大的树木耸立在道路两边,但如今,林缘仅延伸半公里远,一个牧场最近修建于这片树林中。

不过,随着一些自媒体转发的大火照片被指是多年前旧图,中国国内的这场舆论狂欢似乎开始降温,但亚马孙的大火依然在燃烧。根据巴西国家太空署发表的数据,从今年年初至8月20日,巴西境内的森林火灾超过7万起,是最近7年以来即2013
年以来的最高数据,比去年同期上涨 85%,其中4万余个着火点位于亚马孙盆地。

随着司机向东行驶进入巴西境内,数百公里内的景色是一样的。这都是洋际高速公路所造成的影响。这条5500公里长的公路将南美洲分隔开来。

欧盟“哥白尼计划”的卫星图像显示,烟雾如同一把尖刀,从北往南穿过了巴西

这条公路仅是纵横在亚马逊河上的众多高速公路中的一条。迄今为止,大多数公路已经“蚕食”亚马逊盆地边缘的森林,但越来越多的公路正向盆地中部的森林“进军”。仅以巴西为例,2004年~2007年,亚马逊河流域的道路系统每年平均增长1.7万公里。横穿亚马逊盆地的道路总长度达10万~19万公里。

全球火灾排放数据库项目组对美国宇航局的卫星监测数据进行分析,通过监测起火点与火焰辐射功率,发现截至8月24日,今年巴西亚马孙雨林的火灾数量与强度都是近7年中最大的。在浓烟飘到人口聚集的城市之前,除了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人们并未正视亚马孙雨林正在一点点遭受破坏这个事实。

一旦建设开始,道路施工者、土地投机者、伐木工人、农民、大农场经营者、矿工和其他人就开始沿道路砍伐树木。这些活动给当地景观留下了明显的伤疤,但新研究显示,铺设道路也将引发森林一连串的环境变化,例如干旱为火灾埋下隐患并削弱生态系统。

起火原因

澳大利亚凯恩斯市詹姆斯库克大学热带环境和可持续性科学中心生物学家William
Laurance说:“在这里修建道路等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

诸多研究表明,天气的干燥程度与火灾频率有关。美国伍兹霍尔研究中心保罗·布兰多等人今年发表的文献指出,过去几年,亚马孙雨林经历过几次极度干旱,火灾数量也随之攀升;而在湿润的年份,这一数量又急剧下滑。但今年突然来势汹汹的林火,似乎并不符合这个规律——2014年至2016年,因为厄尔尼诺现象,亚马孙经历了极度干旱,因而火灾高发,但今年的火灾数量已经超出了此前2016年的峰值。

道路修建引发的干旱将影响当地大气环流模式,这不仅会对亚马逊流域的生态健康造成长期影响,也会加剧全球变暖。研究人员表示,了解这些信息至关重要,这将有助于科学家判断这些影响——包括2005年、2007年、2010年发生在亚马逊盆地的严重干旱——是否会将这片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从二氧化碳的吸收者变为排放者。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全球发现与保护科学中心主任
格里戈·阿斯内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每年6月至10月,是亚马孙盆地的旱季,也是该地区森林火灾高发的时段。不过,巴西境内的亚马孙雨林,由于森林保护和执法的加强,火灾活动多年来一直处于下降趋势。异常的是,今年这个旱季,干燥程度与往年并无差别,出现的火灾数量却远远超出预期。

修建道路开启了亚马逊森林遭破坏的模式。20世纪70年代,巴西开始修建泛亚马逊公路——从巴西位于大西洋海岸的最东端至其西部边境,即亚马逊州和秘鲁的交界处。这条道路使亚马逊森林核心地带惨遭砍伐、放牧、定居的命运,森林被砍伐率逐年飙升。

人类土地利用痕迹明显的地方也恰恰是火灾的活跃地段。以亚马孙流域南端的巴西帕拉州为例,2019年8月19日,美国宇航局Terra卫星上捕获的一幅图像显示,该州一处片状的着火区域位于新普罗格雷索镇附近,该镇顺着一条牧场和农田聚集的高速公路呈南北走向,在高速公路的西边,蜿蜒的道路连接着一系列深入雨林的小型矿井。当地8月10日为“放火日”,一天之内该地火情飙升300%。

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数据显示,每年超过2.5万平方公里的树木被砍伐——这一面积比美国新泽西州还大。

保罗·布兰多在回复的邮件中指出,此次监测到的绝大部分火灾与田地清理有关,它们的危害在于向大气释放大量温室气体,加剧气候变暖,也破坏了动植物栖息地。如果这些火势窜到了森林中,情况就会变得更加严重起来。考虑到这个区域的旱季还有一个多月,为了避免引发森林主体起火,非常有必要停止森林砍伐以及这个过程中的纵火行为。

自2005年起,政府措施减缓了森林减少速率。然而一直以来,道路一直“渗透”至森林中心并“吞噬”大量树木。

亚马孙环境研究中心创始人之一保罗·莫迪霍在亚马孙雨林工作了逾三十年,他表示,亚马孙流域很难自然起火,火灾常常起源于在农业开垦、放牧或者砍伐的过程中清理土地所纵的火,但火势容易失去控制,尤其是7月至11月期间的干燥季节。他说,好在今年并没有特别干旱,否则场面将更加难以收拾。这与格里戈·阿斯内的结论一致。“我们用超高分辨率卫星监测森林,发现几乎目前所有火灾都来自为开荒采用的刀耕火种活动,也就是说这些火灾是人为的。”

在一篇未发表的有关亚马逊流域的研究中,布鲁金斯市南达科他州立大学研究员Christopher
Barber发现,95%的滥砍滥伐发生在距道路7公里内的地区。这还不是唯一的问题:和采伐一样严重的问题是森林碎片化——这一现象发生在采伐工人、大农场经营者和农民迁入时。在巴西,每年出现的新林缘地区多达3.8万公里。

2004年开始,在国际社会关注下,巴西政府采取雨林保护政策,严防并惩罚私自采伐,加之雨林原住民部落也加强了对自然栖息地的保护,2005年至2012年,亚马孙的砍伐逐渐减少,火灾数量随之下降,而近几年,滥砍滥伐行为又重新抬头,今年尤为严峻。

站在巴西西部马托格罗索州的旷野中,马萨诸塞州林洞研究中心亚马逊计划负责人、大气科学家Michael
Coe感受到森林采伐对亚马逊流域造成的影响。Coe曾考察过一片8万公顷的森林——为了建造一个畜牧场,这里的树木被砍伐,再之后这里变成了一个种植大豆的农场。和之前相比,这里的气候变得更加炎热且干燥。

INPE指出,截至今年8月,一个近乎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大小的面积——9250平方公里的雨林已经消失,远远高于2018年全年森林采伐的数据。在亚马孙流域生活的人们开始呼吸到比圣保罗等大都市更为糟糕的空气。

Coe和同事目前正致力于研究森林退化和火灾如何影响亚马逊流域生态系统水和能量的循环。树木的蒸腾作用向空气中提供水分,这是亚马逊森林绝大多数降水的来源。当树木消失后,降水的主要来源也消失了。一项采用卫星资料和大气环流模型进行的研究指出,吹过植被丰富的热带地区的空气产生的降雨量至少是植被稀少地区的两倍。

“情况非常糟糕。”巴西热带森林问题专家、圣保罗大学的高级研究人员卡洛斯·诺布雷指出,巴西今年的森林采伐面积比去年上涨了20%~30%,并且很有可能近十年来首次超过一万平方公里。他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直言,绝大部分火灾都是由于政府高层纵容的,他们为了经济发展推动森林砍伐,这让非法采伐者们挺起了腰板。

Coe表示,砍伐树木不仅导致降雨失去来源,且改变了地区空气流向。裸露地面产生的热量创造了一个低压系统,吸入了来自周边地区的空气,吸收了附近森林中的水分。

雨林保护政策被削弱

随着森林变得干燥,其向大气中传输的水分也越来越少,进而改变了数百甚至数千公里的降雨模式。这不仅影响了亚马逊盆地的森林和农业,还影响了为水电大坝提供动力的可用水源。在一个采用气候、水文学、土地利用模型的模拟分析中,Coe和同事预测森林砍伐造成的降水量减少将大大降低亚马逊河大坝的发电能力。这将打乱巴西、秘鲁和厄瓜多尔的计划——这些地区原本打算增强水力发电以满足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

博索纳罗在2018年巴西总统大选中胜出,他在竞选时表示,巴西国土中大量需要保护的雨林是经济增长的障碍,他承诺开发巴西受保护土地用于商业,大力发展农业与采矿业等。据多家外媒报道,博索纳罗掌权后,为了刺激经济,削弱了一系列限制砍伐、保护雨林的政策措施,他的同僚们也明确表示,将会站在伐木者而非雨林中的本地居住者一边。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