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退伍军人的李顺清曾是余凯的服务对象。他退役后进入原四川染料厂工作,后因所在企业破产,与妻子两人月收入总共仅1200多元,生活困窘。无奈之下,李顺清把情况反映到了重庆市国资委信访处。

群众利益,没有小事儿,只有大事儿

“他常常叮嘱我们,老百姓来信访接待室,肯定是遇到困难了,这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不能辜负他们。”同事文智敏说:“余凯说的话,我们会永远铭记在心!”

其实,余凯一直很注重学习法律法规,研究政策,“照着政策念,谁不会?要站在老百姓立场上想,将心比心,带着感情做事。”

2019年7月8日,周一,大雨滂沱。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13日 07 版)

图集

“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走!”一名老人指着余凯的鼻子说。

“群众利益无小事”,是余凯生前常挂在嘴边的话。在妻子的印象中,余凯总是在忙——“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晚上一般八九点回家,吃完晚饭又接着加班;有几次早上起床,我发现他还在伏案工作,不休息接着又去上班。”冉侨说,不管夜里多晚,一个电话打来,余凯总是立马投入工作。

对李顺清来说,这样的经历永生难忘。但对余凯来说,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处理信访问题1800余件,接待来访群众2万多人次,立功、嘉奖、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数不胜数。

余凯虽感到身体不适、浑身冒冷汗,但一想到周一工作安排较多,仍早早来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中午过后,准备去医院途中,他习惯性地准备到信访接待室看看情况,却在距离信访接待室不到5米的地方一头栽倒。年仅52岁的余凯,再没站起来……

工作繁忙,在家时间少,余凯一直努力弥补家人。周末,只要不加班,余凯总是主动承担家务。妻子不开心的时候,余凯会耐心开导,在家里做起“信访”工作。孩子考试不理想,他也是微笑着鼓励。

新华社记者何宗渝

在同事的印象中,余凯基本没休过年假,唯一一次“破天荒”休年假,是去年儿子考上外省一所大学,他送孩子开学报到。

新华社重庆12月16日电
题:用生命书写忠诚与担当——追记重庆市国资委信访处原处长余凯

不过,不发脾气的余凯并非一味退让,在原则问题上他坚持不动摇。近年来,重庆能投集团减少过剩产能,逐步关闭部分煤矿,一些被解除劳动关系的职工提出了一些诉求。经研究,有关部门认为不能突破政策底线。余凯和公司工作人员主动下访,与职工代表耐心座谈,最终化解了矛盾。

信访工作等不得、拖不得。在处理重庆轨道交通集团李子坝车站综合楼业主因办证问题集访、重庆建工集团某项目部外聘驾驶员石某因伤致残等突发事件时,他连夜召集相关企业研究处置措施,及时化解矛盾。他还经常深入企业一线,到职工群众中去,倾听职工群众呼声,赢得了职工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原来,市机电集团下属一个工厂关闭清算,一些退休职工误信谣言,以为原有医保和补贴等得不到保障。现场,有的人拍着桌子,说起粗话。

“住院期间,他还在安排信访工作;病未痊愈,他就坚决要求出院。”冉侨说,医生拗不过他,就嘱咐他出院后一定要静养,但他又像往常一样投入到工作中。“当天中午我本来是要接他去医院的,没想到……”

去世当天上午,同事们看到他身体不适,问他怎么样,他也只是淡淡地说:“感冒了,没事。”

余凯得知情况后,多次到李顺清家探访、到相关部门查找文件资料,并把情况报到相关部门。经过多番协调,最终帮李顺清落实了相应待遇。“后来我回农村租土地种果树,生活很快有了起色,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李顺清哽咽着说,“余处长帮我走出了人生低谷,他是为群众着想、为群众受累的好干部,没想到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回到家,妻儿已经睡着。第二天早上,他们“埋怨”余凯。妻子说:“隔一个小时说一次马上回、马上回,害得我把饭菜热了好几遍。”儿子说:“平时,我睡觉的时候,你还没回来,我起床了,你又上班去了。”

余凯生前是重庆市国资委信访处处长,2004年从军队转业到重庆国资委工作,15年来一直身处信访工作一线,累计处理信访问题超过1800件、接待来访群众超过2万人次,在和群众零距离接触中实实在在为群众解决了困难,在平凡的岗位上诠释了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这样的加班,对余凯来说已是常态。自2004年转业来到国资委信访处,急难险重,没日没夜,余凯从不抱怨。妻子担心他的身体,问他能否换个岗位,余凯说,“再苦再累,总要有人干!”

在工作中,余凯还需要经常面对群体性问题。在参与化解重庆原“7字头”公交车800余名职工办理退休、原重棉四厂2000余名下岗职工享受医保补助、重庆耐火材料厂600余户职工宿舍纳入棚改等问题后,一批长期性的历史遗留问题得以化解……余凯的同事黄鹏回忆说,有一次余凯为了解决一家企业职工下岗问题,在这家企业住了整整两星期。

李顺清是一名退伍军人。多年前,他所在的川染厂改制,两口子双双下岗,又逢生病,生活困难。李顺清在部队立过一等功,按政策可享受一定补助,后来因种种原因停发了。无奈之下,李顺清找到重庆市国资委反映。

余凯的妻子冉侨回忆说,今年6月,在连续工作两个通宵后,余凯感到胸闷气短并开始发烧。“他还想扛,被我硬拉去了医院,结果检查发现他患了心肌炎。要不是医生强迫他住了院,他还想着开点药就走。”

那一天,星期一,天空飘着雨。

7月8日上午8点半,余凯病倒前的最后一个上午,重庆市国资委组织信访处支部全体党员开展主题教育晨会,余凯深情地说:“我们处大部分都是军转干部,在军队我们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现在做信访工作,是服务群众的一线平台,大家一定要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

“老大哥,我们坐下来慢慢说。”余凯上前扶住老人,笑着承诺,“您放心,该解决的问题我们一定解决!”他一边招呼大家坐下,一边安排工作人员倒水,并搬来板凳让大家坐。

长期加班劳累,余凯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几个月前在妻子一再劝说下,余凯才同意住院。然而,病床上他仍然在工作,上午出院,下午又直奔办公室。

早上6点多,妻子冉侨发现丈夫脸色极差、直冒冷汗,劝他赶紧去看病。“周一工作多,上午安排完,下午就去看病。”说完,余凯如往常一样早早出门上班去了。

2017年的一个早上,余凯刚走进信访接待室。100多名退休职工围上来堵住门,情绪激动。

余凯先后3次前往李顺清家,并上报市信访办、民政局等多个部门,奔走协调,终于落实了李顺清的相关补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