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提的是,首轮回复中,奥特维表示2016年、2017年分别确认股份支付17,125.50万元、2,561.77万元。奥特维称是参考2017年3月东证奥融等5家机构投资者增资入股的价格确定股份支付相关权益工具的公允价值。以该次增资前一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8,431.37万元计算,股份支付相关权益工具的公允价值对应的市盈率为17.77倍。东证奥融等5名机构投资者在增资过程中与葛志勇、李文分别签订了《无锡奥特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东协议》,主要条款中包含股票回购条款。

《科创板日报》(南京
记者王俊仙)讯,9月18日晚间,无锡奥特维在科创板的动态更新为“已问询”,这意味着其已补充中报数据并进入第一轮问询阶段。对于这家主营光伏设备和锂电设备的企业来说,其“老本行”光伏设备实现“超速”发展,但奥特维想要在新业务锂电设备上“复制成功”的愿景目前并未达成,锂电设备业务2018年毛利率为负数。除此之外,奥特维此前登陆新三板,而后想要创业板IPO,但最后向科创板报送了招股书申报稿,且在申报科创板三个月前,奥特维的整体估值在一笔股权转让中“缩水”逾3亿元。“转道”科创板奥特维成立于2010年2月1日,2016年3月10日,奥特维(836288.OC)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当时奥特维业绩持续增长,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7月营业收入分别为94.84万元、7277.62万元、9537.1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35.01万元、1655.56万元、2558.12万元。2017年6月22日,奥特维拟在创业板IPO,并向江苏证监局报送材料,证监局确认上市辅导备案日为2017年7月28日。当时奥特维表示,公司已进入创业板IPO的辅导阶段,未来若公司向证监会或有权审核机构提交创业板IPO上市的申请文件并获受理,公司将向股转系统申请股票暂停转让。2017年底,“根据公司目前经营发展状况,并配合公司经营发展战略调整”,奥特维申请终止挂牌,并在2018年1月26日起终止。然而此后并未有奥特维申请创业板上市的进展传出,2019年6月27日,上交所网站发布了奥特维拟在科创板上市的招股书申报稿。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奥特维终止新三板挂牌和申请科创板上市期间,奥特维并非“风平浪静”。董秘辞职后“低价”转让部分股权2018年8月、2018年12月、2019年3月,潘叙陆续将其持有公司的12.5万股、9万股、6.25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约为0.17%、0.12%和0.08%),转让给张志强、姜建海和朱洁红,转让价格为16元/股。以此计算,奥特维当时的整体估值为11.76亿元。资料显示,潘叙2002年5月至2015年6月,在无锡市华信安全设备有限公司(奥特维第三大股东)任董事、财务总监,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外派至奥特维任董事、财务总监,2015年7月至2015年9月在奥特维担任董事、财务总监;2015年9月21日被奥特维创立大会选举为董事,并被董事会聘任为财务总监,任期三年。然而仅一年后(2016年8月30日),潘叙就辞任财务总监转而担任董秘一职,2018年1月,潘叙辞去董事、董秘职务。股权转让后,潘叙仍为奥特维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2.35%,而受让潘叙股权的姜建海和朱洁红为新入股东,张志强为原股东。值得注意的是,距离该股权转让最近的一次定增中(2017年2月),奥特维以20.25元/股价格,向东证奥融等5名机构投资者发行735.63万股股票,募集资金1.49亿元。亦即,当时奥特维整体估值达到15亿元。这也意味着,在两年的时间里,奥特维的估值“缩水”逾3亿元,缩水比例近两成。此外,在上述定增中,奥特维实控人葛志勇、李文还与东证奥融等5名机构投资者签订了股东协议,约定了股票回购等条款,设立的IPO完成时间为2021年12月31日前。一位资深券商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对赌协议一直是IPO审核中的重点关注事项,因为对赌不利于发行人股权稳定和持续健康发展,一般拟上市公司都会在IPO前清理对赌协议,但最近证监会为对赌协议做出了更具弹性的制度安排。根据证监会发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称,约定对赌协议等类似安排的,原则上要求发行人在申报前清理,但同时满足以下要求的可以不清理:一是发行人不作为对赌协议当事人;二是对赌协议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化的约定;三是对赌协议不与市值挂钩;四是对赌协议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未在锂电制备行业复制成功资料显示,奥特维主要从事高端智能装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晶体硅光伏行业和锂动力电池行业。曾有媒体报道称,作为晶体硅光伏行业的设备厂商,奥特维创造了“奥特维速度”,2013年-2015年,奥特维营收从94.84万元增长至2.35亿元,归母净利润从亏损转为盈利6653.39万元,实现“裂变式增势”。然而到了2016年,奥特维营收增长近九成至4.4亿元,但净利润“因实控人于2016年末超比例增资,确认股份支付费用1.71亿元”而亏损1.05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增长14.53%至7592.88万元,增速远低于营收。2017年和2018年,奥特维营收分别增长28.71%和3.53%,但归母净利润的绝对值分别为2760.14万元和5051.51万元,尚不敌2016年。而这或许与奥特维的“新布局”有关。2016年,无锡奥特维全球销售总监严明曾表示,奥特维希望在下一个产业领域复制光伏核心设备上的成功,以此来夯实奥特维“智能工厂”战略布局。上述“下一个产业领域”指的就是锂电制备领域。由于披露口径不同,奥特维从2016年开始按照光伏设备和锂电设备的分类披露产品销售收入,2016年-2018年,奥特维光伏设备产品的收入分别为4.16亿元、4.78亿元和5.15亿元,稳定增长,而在锂电设备的销售收入波动较大,分别为696.65万元、4316.24万元和3148.80万元。经过三年的发展,奥特维锂电设备的规模仍较小,且毛利率持续下滑,2016年-2018年分别为48.94%、35.12%和-0.21%。且根据招股书显示,奥特维2016年-2018年锂电分部的净利润分别为-2230.29万元、-2238.99万元和-2737.76万元。显而易见,奥特维在光伏设备行业的成功并未在锂电设备行业得到“复制”。奥特维也在招股书中承认了“经营决策失误”:“报告期内,公司为改变单一产品格局,同时充分利用公司的技术、客户等资源,丰富产品线,开始从光伏行业向锂动力电池行业渗透。为配合这一战略调整,公司加大了人员扩张、储备,但人员扩张速度与当期业务发展需求不匹配,导致公司员工人数在报告期内发生较大波动,并对公司2017年、2018年经营业绩、现金流等产生较大不利影响。公司已采取措施纠正上述失误。”红岸预警系统显示,奥特维的历年财务异动状况中,2018年“违约预警征兆”为“异动”状态,原因为“现金流持续净流出”;2016年-2018年的“疑似财务粉饰”为“异动”状态;2018年的盈利健康水平也为异动状态,原因为“销售收入正增长,管理费用负增长”和“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奥特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875.53万元、-1.09亿元、-5315.86万元。一位资深会计行业人士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可以用来衡量企业盈利质量,一般为正值,它在净利润中的占比越高,表明利润质量相对会越高。而如果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持续净流出,则表明公司自我‘造血’能力不足。”

图片 1

此外,关于奥特维收购智能装备公司,奥特维称,智能装备公司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主要从事锂电设备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其主要产品的下游市场虽与公司原从事的光伏设备业务的下游市场存在较大差异,但其技术、采购等方面与公司存在共通或竞争关系。因此,收购智能装备公司有利于公司解决潜在的同业竞争,并整合技术、采购等方面的相关资源。2016年以前,奥特维业务主要依赖于常规串焊机单一产品。为改变单一产品格局,同时充分利用公司的技术等资源,丰富产品线,公司有较强意愿向相关新兴产业扩张。

对于连续亏损的子公司资产减值情况,奥特维称,报告期末,公司存续的子公司为光学应用公司、智能装备公司和供应链公司。公司对光学应用公司及智能装备公司相关资产已充分计提减值准备或跌价准备。

关于盈利模式,奥特维的锂电设备业务主要通过向客户提供锂电设备以及配套技术服务等,获得相应的收入,扣除成本、费用等相关支出,形成盈利。经积极市场开拓,截至2019年6月末,奥特维锂电设备业务在手订单金额合计6,975.81万元。且经人员调整,2019年上半年奥特维锂电设备业务人工支出已得到有效控制,报告期内锂电设备业务人工支出分别为2,776.93万元、4,596.73万元、3,467.99万元和703.98万元。受该等因素影响,公司锂电设备业务板块的亏损局面有望呈现改善趋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