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安全网2003年3月4日报道】美国一高级军控官员称21世纪军控是可持续的。作为证据,他指的是2002年签署的美俄《莫斯科条约》,他说该条约将“前所未有地大幅削减部署的战略核弹头数量”。
而军控助理国务卿StephenRademaker说,布什政府在军控方面采取的策略“一直是很谨慎的。”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Rademaker进一步解释说,布什政府“不会仅仅因为谈判过程本身是件好事就准备签约谈判。”他在刚从日内瓦裁军大会会议上回来时表示说:“我们不能接受过程比本质更重要的概念。而且你不难发现,许多其他国家对军控过程本身具有极大的热忱。”
谈判过程可能陷入僵局。Rademaker这句话是针对CD在过去6年中就有关《禁止生产武器用易裂变材料条约》谈判的进展而言。他说:“主要的症结在于某些代表团已建立联盟。他们所采取的立场是,除非在CD框架内有开始其他谈判的协定,或至少就所建议的军控协定进行探讨,否则他们不会同意开始FMCT谈判。”
Rademaker称,已经有三个协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开始FMCT谈判相关联。它们是禁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对非核武器国家的负安全保证以及建立有权讨论实现核裁军可能的方法特别小组的建议。
在谈到他于2月20日的采访中提到的拓宽现有的军控协定范围时,Rademaker对如危地马拉和帕劳等国家同意加入1993年生效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和1972年生效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表示感谢。他说:“我们认为所有国家均应加入如CWC和BWC条约。事实上,我们已形成惯例,鼓励那些还没有加入这些条约的国家尽快加入。”帕劳就是在Rademaker于2003年早些时候与帕劳总统会晤并敦促他考虑加入上述两公约后于2月加入上述两公约的。
Rademaker也谈到美国对1968年生效的《核不扩散条约》长期有效性的担忧。“很久以来,人们就一直担心,如果某些国家违反NPT,开始研制核武器,是否将导致其他国家得出出于自卫需要做同样事情的结论?得出他们不能再依赖NPT抵御拥有核武器的邻国的结论?某些国家还会提出他们需要寻求发展自己的核武器。”当谈到NPT体制是否有解体的可能时,他说:“长久以来人们一直担心这个问题”。美国不希望看到NPT解体,他说:“避免此事发生的最佳方法就是保证所有国家包括朝鲜遵守NPT的行为准则。”Rademaker还谈到其他军控问题,包括即将于4月在海牙召开的CWC审议大会、IAEA有效性、欧洲常规军备控制、导弹防御、建立信任措施、8国集团对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建议和美国就限制非自毁地雷的全球出口的建议等。

【美国《今日军控》2003年12月刊报道】
50年前,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在联合国大会上做了题为“原子能为和平服务”的演讲,建议通过一个新的国际机构与其他国家共享用于和平目的的核材料和信息。经过几年的努力,国际原子能机构诞生了。
今天的IAEA肩负着帮助无核国家发展和平核计划,并同时确保它们不发展核武器的双重使命。在1968年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IAEA被授权监督成员国的核活动,以确保无核武器国家不获取核武器。今天,NPT已成为一个全球性条约,禁止除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中国以外的所有成员国拥有核武器,并承诺上述5国将最终销毁其核武库。该条约规定了防止核武器扩散的国际体制的标准和基础。目前共有187个国家已签署了NPT,仅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和有争议的朝鲜除外。美国前军控谈判代表Robert
T.
Grey大使称,NPT“在诸多方面是与《联合国宪章》本身同等重要的一个协定”。然而,许多人认为NPT体制正在受到严重冲击并亟待加强。事实上NPT已受到过几次冲击。自1991年起,先后发现伊拉克、朝鲜和伊朗向IAEA视察员隐瞒它们的铀浓缩、钚分离及其他可能的武器相关活动。伊拉克核武器计划是1991年海湾战争后发现的,这归功于当时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对伊实施比IAEA核查标准更多的突袭式核查。此后,通过有关情报、IAEA核查和朝鲜自己承认,朝鲜核武器计划被不断曝光。再往后IAEA又发现伊朗向视察员隐瞒其钚分离和铀浓缩试验。历史上,IAEA一般仅对各国申报的反应堆或相关核场址进行核查,很少要求对未申报的其他场所进行核查。且根据IAEA的核查标准,用于和平目的的铀浓缩和钚分离并不违反NPT。事实上,许多更发达的国家都在开展此类活动。而在此类活动被认为是用于武器目的的伊朗、伊拉克和朝鲜这3个国家,其铀浓缩或钚分离活动大都发生在未向IAEA申报的场所。更严重的是朝鲜和伊朗双双从巴基斯坦获取铀浓缩技术,这表明从不受NPT限制的国家中获取相关技术也会危及NPT体制。1998年新德里和伊斯兰堡进行的背靠背核试验显示了军备竞赛给南亚带来的危害,此类试验还给那些目前尚无核武器但想效仿上述两国退出NPT的国家树立了负面榜样。同时,美国也未履行其应尽的部分NPT义务。例如,美国1995年与无核武器NPT缔约国之间达成协议,将NPT无限期延长,但前提是美国承诺将就《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进行谈判。经过谈判,克林顿总统于1996年正式签署CTBT,但在1999年美参议院的表决中未获批准。而现执政的布什政府又反对CTBT,因此至少在下次大选前,参议院不太可能重新考虑其决定。这表明本届布什政府越来越藐视NPT及其体制,并加强推行单边不扩散的努力(例如对伊拉克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此外,布什政府研制新型核武器的努力势必要求进行新的核试验。因此,在促使它国放弃获取核武器的同时,美国似乎比以往更依赖核武器。此双重标准是NPT体制的另一威胁。NPT早期努力在美国早期不扩散努力未奏效的情况下,艾森豪威尔于1953年做了“原子能为和平服务”的演讲。在二战结束时,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杜鲁门总统曾建议,如果能就别国不获取核武器达成协议,并允许对协议执行情况进行核查,美国将销毁其核武库。杜鲁门政府的“巴鲁克计划”曾试图授权联合国安理会下辖的一个专门机构对其他国家进行核查,以确保他们不制造核武器。但在该机构视察员到前苏联及其他有潜在核能力的国家上岗前,美国不会把核武器交给该机构。而此提议遭到前苏联的拒绝,因为它当时已在研制自己的核武器。就在人们对巴鲁克计划产生质疑并在联合国展开辩论时,美国国会于1946年颁布了《原子能法》,其中包括核技术对其他国家保密的专门规定。与之相左,艾森豪威尔却建议在和平利用原子能方面向其他国家提供帮助。其结果是美国不得不修改其《原子能法》,以授权向其他国家提供核帮助。此时IAEA应运而生,以便对和平核活动既给予帮助又实施监督。美国、前苏联、法国及其他国家相继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可使用武器级高浓铀(通常少于制造核武器所需的量)的研究堆。这种核材料转让及相应的研究堆培训使许多国家的科学家掌握了核裂变及其潜在应用。随着核科学家们的经验不断积累,全球对防止新的核技术被扩散用于制造武器的呼声越来越高。不久,关于不扩散的辩论在联合国大会中展开,并于1961年一致通过爱尔兰决议,要求已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对核武器“严加控制”,且不向“尚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传播制造技术”。无核武器国家也达成一致,既不接受也不制造核武器。上述思想即为NPT的基础。在1962年日内瓦召开的新18国裁军大会期间,美国向前苏联提交了一份以上述决议为蓝本的条约草案。作为回应,前苏联坚持签署另一份有关禁止美国在北约国家部署核武器的条约,这主要是针对美国当时正打算在西德等北约国家部署美国的核武器,并由美军来掌管这些核武器,以应对前苏联及其盟国可能对北约发起的进攻。前苏联的上述建议及美国的携带核武器舰艇“多边部队”计划(这些舰艇上的船员由来自北约各成员国的水手组成,并服从北约统一指挥)成为双方达成协议的主要障碍。当时,北约中只有西德强烈支持该“多边部队”计划。但要让美国同意NPT禁止无核武器的美国盟友在和平时期参与掌管美国的核武器实非易事,美方此后便陷入了频繁地与约翰逊总统在戴维营会晤,与前苏联代表进一步谈判,与西德和其他盟友无休止的磋商,促使国会通过有关NPT谈判的决议,获得总统批准拟议条约文本的繁文缛节。最后双方都做出妥协,美国放弃了多边部队要求,而前苏联放弃了禁止美国在西德部署核武器的要求,但前提是这些核武器必须由美国人单独掌管。条约草案中禁止无核武器国家拥有核武器,并准许IAEA对其进行核查,以确保它们的核计划仅限于和平目的。此外,英国、前苏联和美国还同意,向谋求和平利用核能的无核武器NPT成员国提供援助,并同意将来继续就停止核军备竞赛及削减核武器以最终实现核裁军的目标进行谈判。此后,为使重要的无核武器国家政府和议会接受上述条款及允许IAEA根据NPT进行核查,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谈判。印度作为曾积极参与NPT谈判的无核武器国家之一拒绝加入NPT,其理由是当时的中国已拥有了核武器,且巴基斯坦也拒绝加入。以色列也拒绝加入NPT,美国曾于20世纪60年代试图在另外的谈判中阻止其获取核武器。中国和法国未参加NPT谈判,它们在该谈判结束前就已拥有核武器。NPT草案中允许上述两国以与其他几个核武器国家(英国、前苏联和美国)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加入NPT。此后,中、法国按上述条件加入了NPT。NPT于1968年开放供各国签署,并于1970年正式生效。但各方就无核武器国家核查范围的谈判仍在IAEA持续了数年。包括美国的西欧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直到上述谈判取得令其满意的结果后才批准该条约。此外,在每5年一届的NPT审议大会上还需要进一步的谈判。谈判主要涉及条约的执行,如向和平利用核能的无核武器国家提供援助的承诺,以及要求削减核武器和核裁军的有关条款。在1995年的NPT审议大会上,该条约最初定的25年有效期被无限期延长。此决议及2000年的审议大会特别关注核武器国家有关“停止核军备竞赛”的NPT承诺,包括停止核试验,就削减核武器和最终实现核裁军进行谈判。澳门赌城官网,现存问题即便NPT通过上述协议使该法律体制不断扩大,但它仍不免受到冲击。最严重的一次是伊拉克在海湾战争前向IAEA视察员隐瞒其核武器计划。根据战后安理会的有关决议,IAEA被授予更大的核查权力,这才发现伊拉克秘密开展用于制造武器的铀浓缩活动,甚至企图利用法国和前苏联向其提供的研究堆高浓铀制造武器。此发现是促使IAEA通过NPT附加议定书来扩大其核查权的主要原因。但参与1997年版附加议定书谈判的IAEA各方不同意NPT缔约各方必须接受该版附加议定书(像接受以前的IAEA保障监督标准一样)的要求,而希望由各缔约方就基于该版保障议定书的修订协议与IAEA谈判。截至2003年年中,187个NPT缔约国中仅有81个国家就新的保障协议与IAEA进行了谈判,其中只有37个国家通过其议会或其他审批机关最终批准了其与IAEA签署的保障协议附加议定书。甚至美国也未履行完执行新的保障协议所需的法律程序。一些无核武器国家可能会迟滞不前,并提出为何在它们履行更多保障义务的同时,美国却拒绝接受CTBT禁止进行新的核试验的有关内容,并打算制造新型核武器的疑问。吸取了在伊拉克的经验后,IAEA视察员找到对付其他有问题的国家的新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IAEA视察员利用一种被称为“环境监测”的新技术(对核活动留在核场址内或周边的空气中、墙壁或植被上,或附近的河水或小溪中的痕量证据进行测试)来寻找相关证据。这在1997年版的附加议定书中有明确的授权,甚至适用于那些远离已申报反应堆的核场址。利用上述及其他技术在朝鲜申报的核场址进行核查的结果促使IAEA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断向朝鲜施压,要求扩大核查范围,但遭到平壤拒绝。朝鲜和IAEA之间的僵局最终导致美朝双边谈判,并达成1994年的《核框架协议》,该协议要求平壤拆除一座核反应堆,该堆的乏燃料棒显然被用于制造钚。该协议还要求平壤提供其以往核活动的有关信息。而作为交换条件,朝鲜将从韩国和日本获得新的不易造成核扩散的反应堆,并临时从美国获得燃料重油供应。然而,在1994年签署了核框架协议后,朝鲜似乎仍在其他场址从事核武器活动。2002~2003年,朝美均对1994年的框架协议表示不满,朝鲜还宣布退出NPT。2002年发现伊朗瞒报钚分离和铀浓缩实验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利用环境监测及其他技术,IAEA视察员在伊朗已申报的或允许IAEA核查的未申报场址发现疑点,包括微量的浓缩铀样品,明显用于离心机铀浓缩的管,以及部分未浓缩的铀库存,而这些均未向IAEA申报。在与英国、法国和德国的谈判中,伊朗同意签署授予IAEA在伊朗更大核查权的保障附加议定书,并至少暂时放弃其铀浓缩计划。尽管在IAEA总干事的报告中显示,伊朗未向IAEA早期视察员公开其铀浓缩活动或钚分离试验,但总干事却断言IAEA缺乏能够证明伊朗进行武器制造的直接证据。在美国的支持下,IAEA理事会进而通过一项决议,继续对伊朗秘密核活动进行核查。伊拉克、朝鲜和伊朗的铀浓缩和钚分离活动对NPT提出新的要求,即使接受IAEA核查,也不允许开展此类活动。令人担忧的是,一旦某些国家掌握了这种技术,它们就有可能像朝鲜一样退出NPT,利用库存的可用于制造武器的铀或钚制造核武器。核供应国集团先前曾建议,无核武器国家新的铀浓缩厂和钚分离厂应置于多边共有和控制之下,共有财产的不同国家可相互核查。但除了所有核武器国家外,日本、一些西欧无核武器国家、阿根廷、巴西、南非和少数几个其他国家已拥有铀浓缩或后处理设施或进行过实验。这些国家是否都要遵循这样的多边共有和监督原则呢?对无核武器国家的限制要求是否会令它们对现已被认为是偏袒核武器国家的NPT更加藐视?IAEA总干事巴拉迪曾建议全部民用铀浓缩和后处理设施在将来都应处于多边共有和控制之下,促使各有关国家对其伙伴进行监督,以确保浓缩铀或分离钚不被用于制造武器。布什政府拼命向伊拉克、伊朗和朝鲜施压,以阻止它们获取核武器,但它的做法有时却是单边主义或跋扈的,有悖于像NPT这样的多边机制。2003年,在未获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发动的战争就是一例。那场侵略战争被标榜成防止伊拉克再次获取核武器、生化武器或远程导弹所必须的。战争爆发时,正值安理会授权对伊进行核查的过程中,导致联合国视察员为了自身安全被迫撤出伊拉克。此后,美国的视察员几乎没找到任何伊拉克正在实施生化武器或核武器计划的证据,但该决定显示出布什藐视有利于更好地防止扩散的国际条约及国际努力的倾向。与之相似,1999年美参议院未批准CTBT。布什政府非但不要求参议院重新审议其表决结果,反而称美国将“不会成为该条约的缔约国”。同时,布什政府还从国会筹款用于研制新型核武器,这些核武器在实战前肯定需要进行试验。而美国在1995年与所有无核武器国家就延长NPT期限进行谈判时,作为条件它曾同意在1996年前开始CTBT谈判。于是CTBT谈判自1996年开始。在2000年NPT审议大会上,克林顿政府肯定了“毫不迟延地”批准CTBT以“尽早使该条约生效”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尽管当时美参议院尚无计划再次就CTBT进行表决。美国不加入不扩散体制中如此重要的CTBT是否将成为某些选择退出NPT的国家的口实?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NPT第VI条,美国当初之所以同意该条款,是为了在谈判中争取无核武器国家的支持。该条款规定,美国和其他公认的核武器国家承诺,就削减核武器并最终实现核裁军的目标进行谈判。此后,在1995年为争取有关各方同意延长NPT,美国仍坚持“为在全球削减核武器并最终实现销毁核武器的目标而不懈努力”。在2000年NPT审议大会上,克林顿政府也说过类似的话。美国还承诺尽快开始执行《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签署《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III),把维护和加强《反弹道导弹条约》作为战略稳定的基石。当本届布什政府宣布退出ABM时,这些承诺全被打得粉碎。退出ABM同时也使START
II废止,因为俄国家杜马批准START II的条件是ABM持续有效。替代START
II的2002年《削减战略进攻性武器条约》要求双方拆除许多远程导弹的核弹头,以便到2012年使双方各自实际部署的弹头数都不超过2200枚。但该条约未要求销毁这些弹头,也未要求进行核查,比START
II中有关拆除核弹头的条款宽松得多,且不含后续条约,如要求进一步削减的START
III的明确计划。这是否符合NPT有关核裁军谈判的承诺?巴拉迪指出,美国可能在实施双重标准,一方面限制其他国家拥有核武器,而同时并未真正削减自己的核武库。1995年,为争取非核武器NPT缔约方同意延长该条约,美国在安理会有关决议中还承诺提供负安全保证,即美国不对非核武器NPT缔约国使用核武器,除非它们与其他核武器国家联合向美国发动进攻。而在2001年的美国《核态势评估》及2002年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国家战略》报告中,布什政府明确表示,美国将对向美国及其盟国威胁使用化学或生物武器的非核武器NPT缔约国使用核武器,不论该缔约国是否与核武器国家结盟。这样,美国为争取非核武器NPT缔约国支持延长NPT中所做的另一项重要承诺也大打折扣。这一系列问题会不会引起更多国家退出NPT显然是个未知数,但这可能会成为某些国家退出NPT的借口。NPT的成就NPT的不扩散准则、美国和其他国家为争取承认该条约的长期努力、以及NPT引发的国际核查,对于目前世界上只有30多个国家拥有核武器能力的事实,是值得称道的。1963年,当时的美国国防部对“有核能力”的国家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抑制潜在核国家增加的趋势,10年之内大约将有10多个国家可能拥有核武器及相应的运载工具。它们是七国集团中其他几个主要的工业化国家、中国、捷克斯洛伐克、印度、以色列、波兰和瑞典。根据这份1963年的清单,14个或更多的国家可在20世纪70年代初拥有核武器。美国防部的这份清单中未包括瑞士、澳大利亚、韩国或台湾,它们都拥有当时正在考虑或不久将考虑制造核武器的科学家。清单中也不包括南非,它在制造出几件核武器后就放弃了武器研制,并像其他国家一样加入NPT。清单中也不包括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其中在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的领土上就存有前苏联解体时遗留的核武器。经与俄罗斯谈判,并在获得美国提供的经济援助和不使用核武器向其发动进攻的承诺后,它们放弃了核武器,并加入NPT。如果不是NPT准则,这些国家很可能不会放弃它们原有的核武器。该清单也未包括阿根廷和巴西,它们后来也开始核武器计划,但随即通过谈判达成一项不获取核武器的双边协定,并加入NPT,响应NPT及拉丁美洲无核武器区协议的准则,把竞争变成合作。此后,伊拉克、巴基斯坦、朝鲜和伊朗也先后开始核武器计划,这些国家也未被列入1963年的清单中。如果没有NPT,如果上述所有国家及清单中所列国家都拥有核武器,那么现在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总数将至少是28个。一些敌对的邻国也很可能被迫获取核武器。那么,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岂止30个?而今天,我们只有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这种成功首先归功于NPT所确定的不扩散准则,以及NPT对其他无核武器国家的鼓励政策。其次,归功于与美国及其他诸多NPT缔约国的共同努力和合作。考虑到当今更加严峻的对不扩散和安全的挑战,美国应带头加强而不是削弱或抛弃不扩散体制显得尤为重要。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