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社论:剩余高考加分项也应改革监督机制

时评:将高考加分纳入自主招生是改革正道

高考加分“瘦身”后,对于剩余的加分项目,应在具体操作中,引入民主管理和专业监督机制,不能就由各地政府部门说了算。同时,对保留哪些加分项目,也应当进行公开讨论、审议,做到所有加分信息全部公开。

17日,教育部、国家民委、公安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五部门联合公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根据意见,高考将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省级优秀学生等5类全国性加分项目。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教育部、国家民委、公安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五部门17日联合公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根据意见,高考将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加分项目。

这是在2014年规范高考加分的基础上进一步对高考加分进行的规范。概而言之,规范高考加分,就是对2015年后获得的各类学科竞赛、体育竞赛、荣誉证书的奖励性质加分全部取消,而只保留照顾、扶持性质加分。对于取消的奖励性质加分项目,将通过高校自主招生和中学综合素质评价加以体现。

这次规范高考加分,是在2014年高考加分项目“瘦身”基础上,进一步“瘦身”——2015年1月1日后获得的学科特长、体育特长、荣誉奖励和思想品德奖励几乎均不再具备高考加分资格。这回应了社会舆论对高考加分泛滥、加分造假的关切。不过,要让加分项目“瘦身”之后的高考更加健康,还取决于各地对国家加分政策的执行,以及在高校招生中,能否切实建立多元评价体系。

在笔者看来,减少高考加分项目固然可以治理加分造假和加分泛滥,但还需考虑后加分时代的学生个性和特长发展,国家应该在取消高考加分之后,着力推进高校自主招生,促进高校建立完善的多元评价体系,这既有利于高校科学选材,同时也让中学摆脱应试教育,进行多元、个性化教育。

高考奖励性质加分会在今后几年逐步取消,但需注意的是,2015年1月前,考生获得的高考奖励性质加分还会保留,只不过分值要控制在5分以内。因此对于这部分短期保留的加分,应该坚持透明、公开操作,避免在过渡阶段,再出现加分造假。另外,在实行加分新政后,照顾、扶持性质的加分会长期保留,这部分加分也必须防止弄虚作假,以往在高考加分造假中,就有变更民族身份骗取加分的丑闻。

之所以高考加分出问题,是因为整体的高考录取制度是采取总分模式的集中录取制度,学生获得的特长加分是加在高考总分上的,因此,这导致特长加分变异为加分教育——一些家长会让学生获得特长加分,把学生送去培训班,这反而加重学生的负担,也与发展真实的兴趣、特长背离,再就是,权势介入加分操作,制造加分腐败。

对于高考加分造假,这次意见明确提出“一经查实,将依法依规取消其当年参加高考报名、考试或录取的资格”,这是把高考加分造假同等为高考作弊进行处理。以前一些学生通过造假获得加分,被发现之后仅仅被取消加分资格,这等于零风险,纵容了造假行为。

既要避免加分教育、防止加分腐败,又要在大学录取中体现对学生个性和特长的关注,唯一的办法,只有推进大学自主招生,由大学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招生标准,招收具有本校所要求特长的学生,并在招生过程中对学生的个性、特长进行考察。事实上,我国目前存在的高考加分项目,都可以作为大学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价的一个指标,有的大学可以用多个指标进行评价,有的可选择适合本校的指标评价。包括对学生进行照顾、扶持性的加分项目,也可以纳入学校的多元评价体系中,诸如设立地方教育因素指标(针对少数民族地区学生)、家庭因素指标等。在美国的大学录取中,学校考察学生的指标多达16项,每个学校对于每一考察项目会有不同权重,以此全面考察一名申请者,并招到适合本校的学生。

避免加分政策走样,最合适的办法是,在加分具体操作中,引入民主管理和专业监督机制,不能只由各地政府部门说了算。对保留哪些加分项目,应该进行公开讨论、审议,同时在加分认定过程中,引入社会专业监督,做到所有加分信息全部公开。一旦出现加分造假,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而不是就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调查。

现在的问题是,我国怎样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将学生的特长表现纳入学校评价体系。按照教育部的规定,这主要通过两方面解决,一是高水平大学自主招生,可以让获得奥赛竞赛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的学生获得初审优先权,或直接入围面试;二是在中学综合素质评价中,将艺术、体育等特长进行记录,供大学录取时参考。这两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如果高水平大学自主招生,与集中录取制度相嫁接,那么,自主招生本身的价值十分有限,学生获得的还是高考录取加分优惠,这和高考加分没有本质不同;其次,如果大多数高校的录取用考生的分数作为唯一依据,那么,综合素质评价将很难在高校录取中派用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