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 中国目前没必要提升存贷款基准利率

热点栏目

* 人民币汇率今年预计会维持在6.6左右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 资管新规有助于直接融资和保险业发展

客户端

北京1月16日 –
中国国内媒体–第一财经周二专访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称,中国没有必要在近期再提高存贷款的基准利率,因为再提高存贷款的基准利率,等于为金融机构加息提供了背书,它会进一步提高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尤其是贷款利率。

  来源:成方三十二公众号

他并称,现在人民币大幅度升值和大幅度的贬值都不利,而是应该保持基本稳定。并预计人民币汇率未来既不会大幅度地升值,也不会大幅度地贬值,而是较为平稳,今年人民币汇率大概会维持在6.6左右。

图片 2

“实际上我们已经先于美联储加息了,因为我们尽管没有对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加息,但是我们金融市场利率在上升,上升得比较快。这是最近一两年来金融去杠杆的结果。”盛松成称。

  编者语:

因为金融去杠杆,金融市场的资金是比较紧的,利率就会上升。这个利率上升首先影响的是金融市场的内部,影响的是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往来的成本。金融市场利率上升实际上也会影响到实体经济,银行会将资金成本的上升部分地转嫁到实体经济去。最近实体经济的存贷款利率已经有所上升了。

  2018年1月6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出席会议并做演讲。盛松成表示当前我国资产管理业务存在的主要问题就是目前券商、基金公司及集资子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中,来自银行的委托资金占大多数。这次规范主要是规范银行,影响最大的一定是银行。盛松成还在演讲中谈到资管新规对市场的短期影响,他认为,新规会倒逼资金流向股市、债市以及保险市场。“这对资本市场是利好消息,但是资本市场能否接盘是两回事。”以下为盛松成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演讲实录,敬请阅读!

他表示,中国已经基本实现了利率市场化,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是以存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上下浮动的。现在贷款利率上浮的占比在上升,贷款利率下浮的比例在下降,实行基准利率的也在下降。这说明存贷款利率已经在上升了。

  文/盛松成(中国人民银行参事)

他指出,虽然中国经济发展比较好,但是经济仍然有下行的压力,大多数人预测明年的经济GDP增速会在6.5%左右,不会像今年这么高。现在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生机勃勃,但是困难也还是比较多的。如果加息,对企业尤其对中小企业会带来成本上升。

  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

此外,现在物价并不很高。目前CPI都不到2%,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已经初步或者基本实现了利率市场化,金融机构可以根据中央银行规定的存贷款基准利率,自主决定上浮、下浮的比例。

  我发言题目是“资管新规与人民币汇率趋势”,这两个直接看好像没有必要联系,但是内部深层次的实际上还是有联系的。资管新规讲的是如何使我们国家金融更稳健、更规范,对我们人民币汇率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我为什么选择这两个题目,因为这两个题目可能是在座各位大家目前比较关心的题目,也是对我们国家经济金融会有比较大的影响的问题。

“我觉得应该更多地让金融机构自主定价,根据市场和产品的需要,实行利率上浮或者下浮,而不是频繁地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这不利于利率的市场化的改革。所以一动不如一静,我觉得在目前我们还没有必要提升存贷款基准利率。”盛松成称。

  首先,资管新规讲两个方面,一个是资管新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第二,人民币未来趋势。

他提到,2017年中国的货币政策是比较成功的,目前没有必要去改变它。现在延续2017年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是很有必要的。

  一.资管新规意义

**人民币汇率应该保持基本稳定**

  我们国家资产管理规模,剔除交叉因素有60万亿,不剔除有接近120万亿,资产管理涉及到相互间有交叉。请大家看我们银行理财表内理财和表外理财加一起接近30万亿,表外理财23万亿,表内理财5.9万亿,这是2016年末数据。信托公司业务有17.5万亿,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证券公司资管计划,子公司资管计划,保险资管等等,相对保险少一点,一会儿会谈到保险。总体讲如果扣除相互持有大概60万亿,这是非常厉害的数据。我们算一下,我们国家GDP前年2016年74万亿,我们资管计划这么多,贷款目前为止119万亿,我们存款超过160万亿,我们资管计划达到了60万亿,这个数字是非常厉害的,也是很大的。

至于汇率问题,盛松成认为,汇率的问题不是非常简单地由个别因素决定的,它首先决定于基本的经济面,同时短期汇率还会受到市场预期的影响,从而产生羊群效应,这些影响都会比较大的。

  现在我们简单看看我国资产管理业务存在主要问题,有什么?我概括三个:

他认为,人民币汇率未来既不会大幅度地升值,也不会大幅度地贬值,而是较为平稳。当然小幅的升值、贬值、波动这是很正常的市场行为,未来会越来越多地由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

  1、规避金融监管和宏观调控。我们金融监管对表内信贷额度,我们信贷政策对产业政策,我们都有一定要求,但是这个资管产品可以通过投资非标资产,一定程度突破信贷额度。有的时候甚至统计上都比较难做到。还有产业政策,如果对房地产政策,我们对产能过剩行业的这些贷款之类我们有一定限制的,但是通过资产管理,可能就会流向那个地方。因为理财买信托,信托买基因,最终流到房地产这是有可能,这个地方统计也是不容易,所以资管对于我们行业的管理,对于我们信贷额度都是有一定突破的。譬如房地产贷款,我们整个贷款现在是119万亿,不到120万亿,房地产贷款是多少,整个大概是在31万亿这是表外,不包括这些,如果加上这些表外通过资管流过去就更多。所以大家想想房地产的贷款,它的融资,它对整个国家经济占的比重非常高。

“比如说这一次人民币的升值,我觉得就是市场行为,而不是人民银行的干预。我不相信人民银行干预以后使汇率升值。我认为明年我们人民币大概会维持在6.6左右。”盛松成称。

  2、产品交易结构多层嵌套。资金链拉长了,透明度不够。这是很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金融风险,什么是拉长?大家一定知道最近几个月我们M2已经已经创历史新低,这是同比增速创历史新低,我们10月份是8.8,11月份是9.2,同比增速M2,这是历史比较低的,这个原因是什么,这是我们金融去杠杆,把这一块拉长的资金链缩小了,所以M2下降了,这是我们M2创历史新低一个原因之一。所以我们随着监管加强,随着我们这些资金链缩小我们这个广义货币供应链会下来。随着我们资管规范,我们的广义货币供应链逐渐回升,回升9以上甚至是10左右也是有可能。很重要一条我们的资管计划刚性兑付,这是整个资管计划里面大概最需要关注一点,也是如果我们真正打破刚性兑付,我们资管计划具有长远意义,规范化有一个长远意义。刚性兑付扭曲整个市场风险和收益匹配,刚性兑付只有收益没有风险,这个不是市场化,市场化一定是收益和风险相匹配。刚性兑付是引发不公平竞争,风险最后集聚银行体系,因为是他们搞理财,为什么搞理财,我们理财收益是4-5,年底是5.2都有,它的收益比较高,但是基本上没有风险,如果表内理财更没有风险。表外理财也是没有风险,有收益不低还高,风险是没有的,这个实际上就引发了银行风险,对银行也是不利。我们要打破刚性兑付,这是未来资管计划一个非常重要的一面。打破刚性兑付怎么样?这一点对银行转型,对资本市场发展,对金融管理思维模式都会产生很大影响。

他分析称,现在人民币大幅度升值和大幅度的贬值都不利,而是应该保持基本稳定。大幅度的升值表面上是好事,人民币更值钱了,实际上并不利,因为现在全球经济都在复苏,这个时候如果升值,就会失去这次全球经济复苏的红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