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发掘收获   

   
西侧墓葬区,主要为方形土坑竖穴墓。考古人员表示,西侧墓葬区埋葬地势较高,棺木保存较差,大部分朽蚀严重。但有两座古墓有些特别,如8号墓为带长斜坡墓道的“甲”字形墓,通长1200厘米、宽670—260厘米。墓道位于墓室北侧正中,墓道底端与墓室底部平齐。墓道后端与墓室相接处有两条凹槽,凹槽两侧有半圆形凹窝,这种独特的遗迹应为墓葬修筑过程中用于堆建椁室粗大椁板所留,后被回填,其上放置方形外藏椁厢。墓室西南角发现两对相对的角窝。墓室东北角被一条排水沟打破,排水沟西端位于椁室内东北角,西高东低,向东延伸到山沟内。排水沟长约100米、宽0.45米,西端底端与墓底平齐。整条排水沟底部铺一层0.3米厚砾石块,在石块顶部局部尚存木板,其上为回填黄黏土。石块有排水的功能,而木板能防止上部的泥土淤积到石块缝隙中。8号墓木椁朽蚀,尚可辨为一椁双棺,木椁北侧为带木门结构。

   
M114位于东阳城大城外北部,大云山南麓,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开口长6.8米、宽3.9米、深3.2米,方向5°。墓葬开口至椁室顶部填五花土,夯层明显,每层厚约0.1米。

   
据悉,此次在胡场汉墓群,共发掘汉代土坑墓35座、汉代陪葬坑4座、唐代砖室墓1座,出土漆器、釉陶器、灰陶器、铜器、铁器等各类文物800余件(套)。

  
   
墓室棺椁结构保存完整,葬具为一椁双棺。木椁盖板尚未朽断。椁室位于墓坑底部正中,充满积水,长3.5米、宽2.4米、连盖通高1.2米。两棺东西并列,南北向置于椁室北部。木棺保存完好,均由整段圆木斫成。西棺长2.4米、宽0.8米、合盖高0.9米,棺室内出土漆纱面罩、漆奁等。东棺略小,长2.3米、宽0.8米、合盖高0.9米,棺室内出土铁剑、漆奁等。边厢位于椁室外北部,紧靠椁室北侧板,东西长2.4米、南北宽0.8米、合盖高0.9米,主要随葬品为釉陶器与漆器。釉陶器有瓿、壶各2件。漆器种类较多,包括耳杯、盘、卮、奁、笥等,共计30件
,
所有漆器均为夹紵胎,器内外大多髹黑漆朱绘纹饰,内容以云气神兽纹为主。综合各项出土器物表明,M114的下葬时代为西汉中期。

图片 1

M114足厢内清理后(西向东拍摄)

     (来源:扬州晚报)

东阳汉墓群考古工作场景(东向西拍摄)

    胡场汉墓群发掘结束

  
   
由于墓室未遭盗扰,墓室内随葬品的种类与组合基本保存完整,共计出土铜器、铁器、玉器、琉璃器、漆器、陶器等50件(组)。其中,漆面罩、漆奁、铁剑、铁削、铜镜等出土于棺内,漆耳杯、漆盘、陶器等出于边厢内。所出器物中,以南棺内出土项链最为精致,整组项链由工形玉饰、葫芦形与蟾蜍形琉璃饰、熊形琥珀饰及圆管形玛瑙饰构成,极为罕见。出土器物表明,M30的下葬时代为新莽时期。

   
汉代是漆器繁荣的时代,是扬州漆器灿烂辉煌的时代。让考古人员感到惊喜的是,此次发掘出土面罩7件,其中3件保存较为完整,为汉代扬州地区漆器增添了新资料。面罩是流行于西汉晚期覆于死者头部的一种殓具,又称“温明”,因多与汉代东园署所制的“东园秘器”配套使用,故又称“东园温明”,多出自下层官吏或者富有阶层的墓葬之中。

图片 2

最大的一座墓葬的全景

 
    典型墓葬及出土遗物典型墓葬如下: 

    记者 陶敏

 

铜胎漆盘

  
   
本次发掘的汉代墓葬皆位于秦汉东阳城城址外部区域,均属东阳汉墓群的一部分。墓葬大多保存较好,未遭盗扰,出土了包括铜器、铁器、漆器、玉器、石器、琉璃器、陶器等各类遗物2000余件,收获较大。发掘的176座汉代墓葬绝大部分为汉代长方形土坑墓,按葬具可分为一椁双棺墓、一椁一棺墓、单棺墓三大类。

   
此前,我市考古人员已经在西湖镇胡场附近考古发掘出大量的古墓葬,此次又发现汉墓群,再次佐证这里是古人眼中的风水宝地,也是扬州汉墓集中区域。

   
随葬品主要出土于边厢内,包括釉陶器、漆器、木器、铜器等。釉陶器有鼎、盒、壶、瓿各2件。漆器主要有耳杯、盘、奁盒等。木器主要为木俑。此外,边厢西侧板出土了一套难得的木刻建筑图。从随葬品组合与形制判断,M72的下葬时代为西汉中期。

    通讯员 秦宗林 魏旭

 

    长坡墓道“甲”字形墓

  
   
M114椁室二层顶板内侧刻有一组罕见的星象图,这是江苏省内迄今所见第二套完整的木刻星象图,意义重大。 

出土的漆器

 

    35座墓出土800余件文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