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垃圾分类不要“形同虚设”——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生活垃圾分类难题

加大处罚力度推进垃圾分类工作

新华社北京6月22日电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21日分组审议了国务院关于研究处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及审议意见情况的报告。与会人员认为,很多地方生活垃圾分类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有的甚至形同虚设,应该从加大宣传力度、制定奖励政策、实行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置等方式,让生活垃圾分类真正取得实效。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有委员提出,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仍不理想,一些地方免费交给各个单位的分类垃圾箱没有发挥作用。

在谈论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的时候,垃圾分类是绕不开的话题。

全国人大代表杨晓雪说,垃圾分类是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的第一步。垃圾分类处理可以细分为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四个环节,其中分类投放和分类处理尤为重要。尾端的分类处理需要完善相应的设施,才能真正实现资源化和无害化。首端的分类投放需要全民参与,源头分类投放做不好,后面都不可能真正做到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什么时候能实现?

与会人员建议,做好生活垃圾源头分类,需要做好宣传教育工作,加强引导,更要将居民个人分类投放行为加以规范,甚至从法律层面加以明确,对个人形成有效约束,真正形成全民参与垃圾分类的机制。

徐显明委员认为,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需要久久为功,可能需要30年至50年的时间。这一习惯的养成,需要采取宣传教育与严厉处罚并重的措施。

韩晓武委员还提出,垃圾减量是从源头上解决垃圾问题的关键措施,不仅可以减少垃圾处理的成本,而且可以节省大量资源。他建议,采取切实措施,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垃圾,如限制一次性物品的使用、规范产品包装行为、改进包装材料和设计等,力求减少一次性消费品产生的垃圾。同时,制定有关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的法规,使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有法可依,并对违法行为追究责任。

垃圾分类工作的重心在哪里?

与会人员提出,要重视生活源中的危险废物问题,如家庭产生的过期药品,已被明确列入危险废物名录,但面临无人回收、无处回收、难以回收的尴尬局面;家庭报废的节能灯,如处置不当,也会对水和土壤造成污染,应该引起关注。

王毅委员建议,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垃圾分类方法和考核标准等关键方面重点发力,切实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落地生效。

垃圾分类工作推行难怎么办?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罗振指出,如果连垃圾分类都做不好,固体废弃物甚至是危险废弃物的污染防治就无从谈起,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推行多年,效果仍不明显,建议通过立法强制执行。

6月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对国务院关于研究处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及审议意见情况的报告进行分组审议。围绕生活垃圾分类的话题,与会人员进行了热议。

垃圾分类工作仍存诸多不足

报告提到,国务院有关部门采取切实措施,积极推动生活垃圾分类。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党政机关、军队单位、医疗机构和学校率先实施生活垃圾分类,推进46个重点城市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指导地方着力解决“先分后混”问题,推进厨余垃圾处理和有害垃圾安全处置。12个城市出台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或规章、23个城市将垃圾分类立法列入计划。北京、上海、厦门、深圳等地开展垃圾分类示范片区建设,建立微信公众号,组织义工服务队,促进全社会共同关注、共同行动。

多位委员指出,当前,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已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施行,成效显著,但也存在不少问题。

黄志贤委员认为,在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方面,有关部门努力做了很多工作,但成效不是很明显,难度也很大。

“尽管北京在垃圾分类工作方面做得不错,但仍然存在诸多不足之处。我走入小街道、进入小社区后发现,垃圾堆放很不合理。规划好的垃圾存放地点,居民都不按照规定去做,市委市政府免费交给各个单位的垃圾处理箱,也没有人使用。”黄志贤直言。

黄志贤同时指出,农村垃圾处理问题更多,“地方财政给了钱,地方政府也很支持,划了区域,也做了许多垃圾处理的工作,但农民却没有按照规定去做,随意堆放,造成环境污染”。

除了意识方面的不足,管理不到位也是导致垃圾分类工作推进困难的重要原因。

王毅指出,我国城市垃圾清运主要由隶属于住建部的环卫部门负责,尚未市场化,而再生资源回收由商务部、供销社等管理的回收企业以及分散的个体回收者承担,完全市场化。由于两套系统相对独立运行,垃圾的源头减量化将直接导致进入环卫末端处置系统的垃圾量减少,影响环卫企业的利润,给垃圾分类减量带来很大阻力。

杜黎明委员认为,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工作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城市管理部门牵头组织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负责城市生活垃圾处置的监督管理工作;另一方面,从生活垃圾分类出来的有害垃圾属于危险废物,又是由环保部门负责。

“应该说,有害垃圾从产生源头来说仍然属于生活垃圾范畴,应从征收的生活垃圾处置费中抽取专项资金来处置。问题是现在垃圾处置费本身不高,或者收不齐,有害垃圾处置经费往往也难以保障。”杜黎明说。

杜黎明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分类管理办法,厘清职责,明确资金来源,确保生活垃圾的分类工作能够稳步推行,有害垃圾处理有保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