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对古建文物修缮的一点感受
发布时间:2012-03-13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马洪云点击率:

图片 1朱状元巷清代建筑修缮现场,工程放弃落架大修,保留了古建筑的梁柱,对腐朽部分进行剔除。

古建文物本身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建筑,它身上记载述说着当时社会的诸多历史信息,建筑样式、规格、建筑工艺、手法、社会发展程度、人们喜好等等都能在建筑上得到体现。因此,在对待文物的修缮上,我觉得应该慎重,因为每一次的修缮都会使文物原本存在的一些历史遗传信息消失,经历修缮的次数越多丢失的信息就越多,文物的价值也随之降低。当然文物建筑不可避免或大或小地都会进行修缮,为使文物本体承载的历史信息尽可能多地保存下来,呈献给后来人,更多的是要考虑文物本体的延年益寿而不是返老还童,我觉得在修缮中应该遵循以下做法:

图片 2

一、进行细致周密的勘察,提供翔实的数据,进行综合分析。是否进行修缮还是进行日常保养维护,修缮采用何种方式,是落架大修还是局部落架……勘察可为采用何种方式提供科学依据。同时在勘察时不能放过细微处,尽可能多地收集历史信息,避免造成永久的遗憾。

  留住历史根脉,彰显古都风貌,南京就老城保护再出新规:《南京市文物建筑修缮工程管理办法》将在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新规首次提出在砖混、砖木结构的民国建筑、城南清末民居上禁用“落架大修”,仅对少数纯木结构的予以考虑。南京的老城保护正沿着小规模、渐进式的路径前行,其间专家声音和原住民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二、对古建文物修缮慎用落架大修。文物建筑本体就是一个信息传递的载体和见证,一旦进行落架大修就意味着整个建筑将被编号打散,其结构原有的完整性会被破坏,尽管后来按照原样进行了恢复,但毕竟是重组了一次。另外在落架中会对木构件、彩绘等造成一定的人为损坏,加之对糟朽木构件的鉴别更换或是进行了大量更换,文物本体的历史信息量会不断下降,乃至流失。

  关注古建修缮新规

三、古建文物修缮尽可能采用原材料、原工艺进行。在实际的文物古建修缮中对木构件部分一般都遵循了这一做法,但在修缮墙体时,大多只注重了外表与原来一致,原墙体的材料因各种原因就换成了其他材料。最为常见的如土坯的墙体,因土坯比较难找,做法和工艺上也比较繁琐一些,多被采用了红砖代替。还有些黏结材料被掺入了少量的水泥等等,此类做法虽然易行,也增加了文物本体的强度,但其本身的信息就减少和消失了。另外,对新修缮的部分没有必要进行做旧处理,让人可以看出修缮的痕迹,有一个新旧对比,留下每个时期的修缮印记,一目了然,而且修缮部分终究不可能与原来的部分相吻合,做旧虽然可以让修缮部分与文物本体看起来比较协调,但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不太可取。

  大部分老城南民居禁用落架大修

四、在古建文物修缮中要注重彩绘部分的保护。彩绘是古建文物中较为精彩的部分,是重要的历史遗传信息,在修缮中对彩绘的保护尤为重要,在有的修缮中为保持彩绘的一致和协调,会对更换部分的彩绘按原样进行重新彩绘或是对未更换的部分做了更为鲜艳的彩绘,几乎完全丧失了原有的信息,使文物价值大大下降。在针对有彩绘的木构件一定要甄别木构件是否能用,如果能用,对彩绘只能进行表面处理和保护,继续使用,对不能使用的木构件上的彩绘可按原有样式,采用传统材料和工艺进行彩绘,无需做旧。

  扬子晚报记者从权威部门获悉,《南京市文物建筑修缮工程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是今年下半年制定的,南京市文广新局下发给各区,并抄送江苏省文物局、南京市住建委、市规划局,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该《办法》最大的“亮点”就是首次明文提出:在南京,砖混、砖木文物建筑禁用“落架大修”的修缮方式,木结构文物建筑谨慎使用落架大修。

以上是我个人在实际工作中对古建文物修缮方面的一点体会,总的来说,就是要使珍贵文物延年益寿,保留下更多更好更有价值的历史遗传信息,呈现给世人,感受祖先留下的蕴藏智慧和心血的实物见证。(《中国文物报》2012年3月9日7版)

  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人士就相关规定解读说:“砖混结构——如南京民国建筑、砖木结构——如南京老城南清末民居,都将全面禁止使用落架大修。而年头再早的纯木结构建筑,只有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落架。”

  什么叫“别无选择”呢?该人士表示,就是“这房子倒得差不多了,或者使用别的方法无法挽救建筑基本的结构安全。”《办法》实施后,文物部门会审核方案,严格控制落架大修的使用。

  对于“落架”,《办法》这样定义:“即全部或局部拆落木构架,对残损构件或残损点逐个进行修整,更换残损严重的构件,再重新安装,并在安装时进行整体加固。”之所以被束之高阁,因为落架在实际操作中会影响甚至损坏文物建筑的历史风貌。《办法》出台,意味着涉及文物的老城保护工程,将从以往的“粗放作业”转为“精雕细琢”。文保专家认为,新规对留住老南京风貌具有关键意义。南京从此有望杜绝那些“看起来很新的老房子”再出现。

  “变味”的落架大修:最后拼出“假古董”

  南京一位古建修复专家告诉记者,“落架大修”把文物建筑的框架拆卸后,再重新组装。这个过程中,建设单位很可能为了赶工期,不会严格按照建筑原貌恢复;另一方面,由于一些老工艺复杂,现代技术很难复制,“落架”在客观上也会影响历史风貌。“这一拆一装之间,味道就变了。”

  2010年度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杰出人物、南京大学副教授姚远则直言,在一些老城改造工程中,有的地方往往以“落架大修”为名,实际是拆除重建,出现“以维修之名、行拆除之实”的现象,“最后拼出来的就是一个假古董。”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曾经公开反对落架大修——“故宫的文物建筑修缮要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信息,不改变文物原状,还要进行传统工艺的传承,提升古建筑修缮质量,未来将不再进行落架大修。”

  速度慢、成本高,却能留住南京的老味道

  在南京老城南的莫愁路、朱状元巷路口,一座清代古民居处于围挡之中,扬子晚报记者看到,十几名工人小心翼翼走在木质的梁柱间,搬运着精巧的木构件。南京市级文保单位——朱状元巷清代建筑的修缮工程从今年8月份开始,截至目前已经开工了近4个月还没有完工。这一次修缮采用的“揭顶修复”的方式,剔除、替换腐烂部分并进行白蚁防治。而保护方案制作时,建设方曾提出“落架大修”,被文物部门当即否决。“因为评审专家们认为,对老宅进行落架大修变化太大,要求采取其他方案,尽量保持文物原样。”南京市文广新局相关人士说,不落架就是保存了古建筑的规制,避免出现“修得太新”。一位古建修复专家向记者估算,“朱状元巷清代建筑这种体量的房子,如果落架大修,1个多月就能完工。同时,工程成本也会便宜很多,体量越大的古建,落架大修也就相对越廉价。不过与此同时,古建筑所包含的历史信息很可能丢失殆尽。”

  虽然《办法》2016年才正式实施,但2015年南京一些文物修缮工程已经开始遵照新规中的要求实施。姚远认为,新规对于保护、传承老城南的历史建筑、留住老南京的历史风貌具有关键的意义。

  老城改造不能简单推倒重来

  从“政府包办”到和居民商量着办

  不仅是单体老建筑的修缮,在更大范围的历史街区和风貌区的保护上,南京的操作思路也在不断更迭。经历了历次争论和风波后,南京老城南的改造放慢了步伐。最近,城南“小西湖片区”改造还未启动,但围绕这一片区怎么改却成了一项公共议题。南京市规划局和秦淮区政府邀请在宁三所高校规划建筑专业的志愿者,用两个月的时间走家串户去调研,与原住民一起商谈如何修缮这一片区。这一做法在南京尚属首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