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温度在两个地方相差约一摄氏度的千分之一,但的确有差别。这种差别甚至被认为是后来引发了恒星与星系形成的原因。

因为有了这些起伏,我们幼年宇宙中的一处便与另一处有了微小的差异,引力让这些差异越变越大,这些差异被不停放大的结果就是,恒星以及构成我们宇宙的一切结构的诞生。

暴胀时期,宇宙膨胀的速度如此巨大,以至于所有可能发生的量子起伏都被冻结,一个接一个的。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被冻结了的起伏直到今天依然能被科学家们从他们日益精确了解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分辨出来。

暴胀能够预测出遍布宇宙的背景辐射为什么难以置信地能以均匀这一方式呈现。但那只是我们当初引入暴胀的原因之一。它并不完全只是一个预测。

图片 1

大家都知道一个关于猫的实验——薛定谔的猫。它背后的想法是找到一个戏法能将微观世界的量子行为引入宏观世界,变成可被观察的现实。对于暴胀我们也能用同样的原理。而且这次不需要猫。

这是多重宇宙的又一个例子,但它不同于你以前曾经见过的那种多重宇宙类型。在这种图景下,你我或许就生活在一个气泡宇宙之中,而在我们这个气泡宇宙中,在我们的时空里,未来某个遥远的瞬间,会有新的气泡宇宙出现,就如我们自己的这个宇宙或许就是出现在另一个宇宙中的某个气泡,那个宇宙比我们的更大,或许已经有些损坏,或者空洞化了。我们可见宇宙在未来潜在的冰冷死亡或许正是一个新的气泡宇宙诞生与成长所需的模具……

在暴胀时期,宇宙膨胀的速度如此巨大,以至于所有可能发生的量子起伏都被冻结,一个接一个的。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被冻结了的起伏直到今天依然能被科学家们从他们日益精确了解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分辨出来。

​著名的薛定谔的猫,它背后的想法是找到一个戏法能将微观世界的量子行为引入宏观世界,变成可被观察的现实。对于宇宙暴胀我们也能用同样的原理。而且这次不需要猫。

它还表明在这个均匀的辐射背景之上应该印着一些量子起伏的印记,以微小的温度差异方式表现。这种差异被称为“各向异性”。

就我们今天的理解,暴胀场不会一直保持平静。它不是那种“一次性”的场,不会只在我们宇宙诞生时出现一次。事实上,它应该不止一次地触发了宇宙大爆炸,而且是许多次,无限多次。

这种温度在两个地方相差约一摄氏度的千分之一,但的确有差别。这种差别甚至被认为是后来引发了恒星与星系形成的原因。

它还表明在这个均匀的辐射背景之上应该印着一些量子起伏的印记,以微小的温度差异方式表现。这种差异被称为“各向异性”。

难以置信地,答案是肯定的。

暴胀能够解释宇宙中尚无解释的许多现象。因此许多科学家们都很认真地考虑这个理论。

从地球上看到的相反方向的对地宇宙,现在看起来已经过于遥远,无法交流,但在大爆炸之前,两者就在一起。因此,对地的夜空有了看上去相同的理由,它们也的确相同。

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大爆炸开始时的情境。暴胀场的物质变成了能量,将后来构成我们今天一切事物的各种场激发出来。

图片 2

因为有了这些起伏,我们幼年宇宙中的一处便与另一处有了微小的差异,引力让这些差异越变越大,这些差异被不停放大的结果就是,恒星以及构成我们宇宙的一切结构的诞生。

现在,我们引入的这个全新的场——暴胀场,只是为了找到一个摆脱谜团的道路而创造出来的聪明戏法,以解释地球上相反方向的对地夜空为什么具有完全相同的温度,还是暴胀真的发生过?我们有没有可能证实这件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