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纪初的法国是个外强中干的国家。一方面,法国成为了欧洲大陆上的霸主,在军事上令各国退避三舍;另一方面,法国因为频繁的战争和王室的奢华,年年入不敷出。1716年法国王室的年收入只有7000万里弗尔,而支出高达2.3亿里弗尔。

这笔财政烂摊子让当时法国的摄政王奥尔良公爵愁容不展,他曾经采用削减金币里黄金含量的方法,大量铸造劣质金币,试图解决王室的财政问题。可是公众不是傻瓜,一眼看穿了公爵的拙劣的骗术,结果他发行的金币还不如铜板值钱。

赌王不赌博,改玩经济学了

就在公爵焦头烂额之际,他在赌桌上结识了一个苏格兰赌徒,此人除了赌术精湛外,还大谈治国的经济手段,听上去颇有水平。死马当活马医吧,公爵决定用此人担当法国的财政部长。这个口若悬河的赌徒就是约翰?劳。

约翰?劳出生于英国爱丁堡的一个银行家家庭,家境不错,耳濡目染让约翰?劳很早就对经济有了很深的造诣。可惜作为富二代,他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由于算路精准,约翰?劳在赌场上顺风顺水,然而久赌必输的魔咒他也不能幸免,在输掉了大笔的钱后,他跑到伦敦碰运气,却因为争风吃醋又犯下命案,不得已逃回苏格兰老家避难。

此时的约翰?劳终于浪子回头了,根据自己在赌桌和生活中的经验,他竟然写出了一篇着名的经济学论文《论货币和贸易——兼向国家供应货币的建议》。这篇论文的主要观点是,政府应该设立拥有货币发行权的银行,提供足够的货币来保障经济活动的顺利进行;当经济萧条的时候,增加货币供应量并不会抬高物价,反而会增加财富产出。

约翰?劳跑到地方政府那里,兜售自己的经济理论,但碰了一鼻子灰。怀才不遇的约翰?劳又去了当时的自由贸易之都——荷兰,在那里从事法国和荷兰之间的金融投机,于是对法国经济有了直观的感受,这也是他能忽悠奥尔良公爵的原因。

谈笑间,稳定法国经济

总之,一代赌王约翰?劳摇身一变,要拯救法国岌岌可危的财政了。他首先得到法国王室授权,成立了一家银行——通用银行,该银行可以发行纸币,纸币可以兑换金银币,也可以用来交税。这显然是他的论文中提到的手段。

通用银行承诺,纸币可以足额兑换金银货币,这就保证了纸币的信誉。法国国内市场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法国商业开始复苏。与此同时,约翰?劳还向法国王室承诺,法国的税收由他来承包,他每年给王室5300万里弗尔。如果当年税收少于这个数额,约翰?劳自己要补齐差额;果当年税收高于这个数额,超出部分归约翰?劳个人所有。

约翰?劳这小子对经济确实有一手,法国岌岌可危的经济形势得到了短暂的稳定。但是,银行发行纸币需要有金银作为准备金,通用银行的金银储备并不多,因此纸币的发行量也不会太多,否则会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

赌王绝非等闲之辈,他想出了一条“妙计”——炒作美洲殖民地。当时北美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都归属于法国,1717年,约翰?劳向奥尔良公爵提出了“密西西比计划”,成立密西西比公司,对这块广袤的殖民地进行开发。在奥尔良公爵批准这个计划之后,密西西比公司成立,获得了开发北美的贸易特许权,该公司发行股票,每股售价500里弗尔。赌王规定,想购买公司股票,必须首先购买国债,然后用国债来换股票。

为何要如此规定?这就是约翰?劳的高超骗术。他的计划是:当公众买政府发行的国债时,政府就得到了金银货币;当公众用国债来兑换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时,公司就获得了政府国债。然后,公司把得到的国债全部销毁。

全部销毁?对,就是如此!这就等于是免除了政府发国债时承诺支付给公众的本金和利息。作为回报,政府不需要向公众支付利息了,只要在未来25年里,每年向公司支付国债利息就行了。

这个计划要成功,最重要一环是,要让公众相信密西西比公司的股票确实有价值,值得掏出金银币来买。赌王的忽悠天赋此时发挥了作用,“大片的肥沃土地、遍地矿产和毛皮……”密西西比公司的盈利前景太美好了,所有法国人都疯狂抢购公司股票。

很快,公司股票开始飙升,约翰?劳向公众承诺,面值500里弗尔的股票,一度上涨到15000里弗尔,每年还可以分红200里弗尔,法国公众笑逐颜开。但最开心的莫过于法国王室,由于约翰?劳的密西西比计划进展顺利,总计25亿里弗尔的国债被化解于无形之中!

澳门赌城官网,密西西比肥皂泡破了

如果密西西比公司能够从开发北美殖民地中获得大量的毛皮、大量的矿产以及各种各样人们需要的东西,那么这家公司的股票就是有价值的,但密西西比公司描绘的滚滚财富还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公众中间开始流传关于密西西比根本没有金矿的谣言,偏偏这谣言其实并不是谣言,而是事实。股价终于撑不住了,一个月时间就下跌到了10000里弗尔以下。

其实如果公众查看密西西比公司的金库,就会发现里面的金银储备还不算糟糕,其总价大约是发行的纸币面值的50%。换成现代经济学的说法,密西西比公司的资本充足率是50%,这比现在世界上任何一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都要高很多。只要约翰?劳沉住气,能够让市面上流通的纸币不汹涌地挤兑,他构建的法国金融体系依然是健康有序的。

可惜赌王没有沉住气,慌乱之中,他建议王室宣布,只有纸币才是法国的正式货币,金银被禁止流通。约翰?劳此举加重了人们的恐慌。股票价格继续跳水,愤怒的人们把约翰?劳的马车砸得稀烂。奥尔良公爵最后也抛弃了约翰?劳,王室免去了约翰?劳财政部长的职务,他的公司的特许权也全部作废。在法国人要抓住约翰?劳并欲将他撕成碎片之前,赌王逃跑了。

被后世称赞的经济奇才

赌王的“经济骗局”结束了,但约翰?劳真的只是个骗子吗?200多年后,着名经济学家熊彼特看了约翰?劳的那篇论文后不仅掩卷长叹说,约翰?劳的金融理论足以使他在任何时候跻身于一流经济学家之列。约翰?劳的一位英国同乡写了一部《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表达了与约翰?劳论文同样的见解。此人被尊称为“当代经济学之父”,他就是名满天下的凯恩斯。

约翰?劳的错误只是用密西西比虚无缥缈的“财富”作为准备金,来发行纸币,只能算是小错,如果法国王室当时能够鼎力支持他,维护纸币的信誉,凭借那50%的资本充足率,约翰?劳可以毫无悬念地度过难关,法国的纸币金融体系也会继续稳定。现在世界各国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其实只有几个百分点,就维持了金融体系的稳定。

就在约翰?劳逃跑2年后,他创建的那家公司的股票又回到了500里弗尔1股,并成功地稳住了股价,原因是公司毕竟有一些业务开展的还不错。而法国经济在奥尔良公爵和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治理下重回金属货币时代,由于缺乏货币,市场萎靡,税收不足,王室又债台高筑,最终酿成了法国大革命,王权被推翻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